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来稿荐稿交流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唐果的诗         

唐果的诗

作者:唐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60 更新时间:2009-12-15 14:38:07
 

1、下山的草莓

她蹲在草丛里,伪装成一片叶子
如果你遥望山坡

看到有一簇绿得特别
那就是她了

披件石头的外衣蹲在路边
假如你走累了,坐在石头上歇息

你坐到一个咯血的石头
那也是她

她还会爬到树上
伪装成橄榄,假如你摘果子时

看到一个奇形怪状、颜色迥异的橄榄
那还是她

假如,你觉得她十分有趣
就把她放进篮子,带她回家吧

2009年2月

2、当世界堕落得只剩沙发
 
当世界堕落得只剩沙发
人压着沙发
沙发温柔地反抗
 
当世界只有沙发
现在,我只能躺在沙发上
打点滴,幻想
幻想“滴答滴答”
 
我将吞下丝绒包裹的弹簧
缓缓流进血管的,是海棉
在血管来回奔跑的
是红红的,像棉一样的花
 
沙发高吊,发出淡淡的绒光
我躺在床上
世界安静得只剩“咯吱”声
那是弹簧在温柔地反抗

2009年2月

3、向阳光致以诚挚的谢意

那一天,天真的塌下来过
像谁抽走了巨兽的骨头
其身体沉重、绵软,其毛发浓密、漆黑

山峰、树木、楼群、汽车和行人
这些承受者不但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庞大天空身上的赘肉还堵塞其毛孔

我站在窗前,感到楼房的不堪重负
听到它粗重的喘息
我犹豫着,我要不要走出门去

我要不要献上自己的头颅
我要不要把一棵弯曲得快要跪下的树
从天空松垮的肚皮下拉出来

起先  一缕阳光硬挤了进来
接着二缕、三缕、一大片……
他们默默接过行人、树木、楼群和山顶的重担

羞涩、轻飘的阳光撑起整片天空
年轻的天空又缓过气来,她迫不及待地
向下面的人炫耀其安宁、洁净的脸

我松了一口气
我在感叹外表像羽毛的阳光居然有千钧之力之时
我向阳光致以诚挚的谢意

2009年3月

4、地板开裂的声音

地板开裂的声音很响
大多数时候是在深夜
每次都能把我从梦中拖出来
我害怕得拥紧被子,确信
它们不会再发出声响
我才入睡

偶尔也在中午
我正在看一本书
汉字的湖水淹过我的头顶
我在水中潜行
它总能把湿淋淋的我从水中拉出
抖去身上的水珠并快速烤干我

有一天我去森林
有风吹过,我听到树叶“沙沙沙”
树在呼唤,森林在交谈
它跟沙漏借来了沙子
倒进嗓管
它开口说话:“沙沙沙,沙沙沙”

伐倒、锯开、打磨后才来到我家
嗓子也被倒空了
它们想交谈,想呼朋引伴
没有了盛沙的嗓子
它们便向公鸭借来一副
它开口说话:“嘎嘎嘎,嘎嘎嘎”

找不到传声筒,它不得不放开嗓门
吓着我这个胆小鬼了

2009年4月

5、跟植物进行一场生长比赛

和屋里的植物进行一场生长比赛
我们请吸顶灯当裁判
吸顶灯亮,就是起跑的信号
植物善于攀缓、钻缝
它们的手脚乖巧,抱住谁就不撒手
我善于跳、跑、倚墙、爬墙、研究地板缝
还善于用尺子描述长势

我趴在墙上像青蛙
我所有的力气全都用于如何稳住自己的身体
我的吃力让植物产生错觉
它同情我的长势缓慢,屡次回眸
微笑着  等上我一段
比不过的时候我就开始耍赖
松开手脚,掉在地板上
并宣布:"停止一切生长!"

植物不管吸顶灯发出的比赛结束的指令
还拼了命地往上长
看样子,如果不撑裂墙体,不顶开天花板
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2009年4月

6、皮肤饥渴症患者

小时候他得过一种病——皮肤饥渴症
整天要人抱着,如果没人抱
他就“哇哇”大哭
最好的药是母亲,其次是父亲和奶奶
到十五岁,他以为他的病全好了
甚至为曾是个皮肤饥渴症患者感到可耻

后来他发过一次病。一个深夜的晚上
他喝醉了,一个人在街上走着
撞到电线杆  上去抱一抱
撞到棕榈树  也上去抱一抱
最后他抱着垃圾桶不放
垃圾桶的颜色跟母亲的衣服一样
垃圾桶的肚子跟母亲怀孕时一样
似乎还是柔软的
他把所有的秽物呕进垃圾桶,像小时候
把眼泪和鼻涕都揩在妈妈身上

好多年没再发病,他以为他已痊愈
可最近几天的种种迹象表明
他的皮肤饥渴症又复发了
怕人看出端倪,他只有多穿几件衣服
并戴上一幅冷漠的面具
可他管束不住身体里伸出的小手
从他的身上伸手无数只饥渴的小手
别给他铜板。别给他铜板
打发皮肤饥渴症患者最好的东西
是你家门口那堆金黄的柴禾

2009年4月

7、钉子的味觉

他把一枚钉子含在嘴里
经过这些年,钉子生锈了
他却没能从钉子中品出甜味
也没品出香味

有灵巧的舌尖相助
他让钉子在嘴里翻腾、跳跃
可从不敢
用舌头卖命地顶住钉子顶端

他清楚地知道
他的嘴不是树洞,牙齿不是啄木鸟
他说:“我们都是木头人”
钉子指认,他在说谎

钉子很容易辨出哪是木头
哪些不是
它甚至能分辨出石头
以及血肉的味道

他把钉子投进不同的液体里
钉子向他报告
眼睛里的水是咸的
碗里的水是甜的

2009年5月

8、安静的地方

安静的地方  没电  

听不见电流拨动铜丝发出的颤音  

   

安静的地方  没有公路  

没有轰轰轰的大汽车鼓捣母鸡的耳膜  

   

安静的地方  没有夜行人  

没有夜行的鬼  狗才不会乱吠  

   

安静的地方  狗只有一条  

这条狗有气无力地叫几声便讪讪地睡去  

   

安静的地方  白房子像庙堂  

我们睡在里面  像一尊尊带笑的泥菩萨  

   

安静的地方  夜鸟歌唱  

夜鸟歌唱  把你我它送进梦乡  

   

在安静的地方  我梦见了鞭炮  

连鞭炮都捂紧了善于吼叫的嘴巴  

2009年5月

9、你的胸膛跑着一列不知疲倦的火车

伏身谛听,火车呼啸而来
它是一条专用铁轨
从不让别人停靠
它是专一的列车
一生只载他这一位旅客
我总是在火车驶过之后
清点犹自振颤的枕木
我喜欢追着火车的尾巴叫喊
“带我走,带我走吧
你这看似快乐的火车”

我也有一列相同的火车
一排孤寂的枕木
我的火车不能承载你的火车
(你的也不能承载我的)
不拖拉你的火车
(也不拖拉任何人的火车)
火车们各有起点、轨道和终点
它们不知疲倦地跑着
快乐  勇敢  孤单

2009年5月

10、关于一个石头滚下山的猜想

一个石头滚下山
也许,它想知道
那个山涧有多深
山涧的水有多湍急、多清澈
一路上会与什么相撞
牙齿会不会碰出血来
衣服会不会撕成碎片
到山涧,我还是完整的吗

也许,下面有石头呼唤
声音断断续续
同伴无动于衷
它却觉得
这是在呼唤它
听呀,多熟悉的声音
像奶奶从心底发出

也许,老呆一个地方
总是有点遗憾
相比而言
快速滚下山涧比平移
或者飞向高处
更省力
快速滚动的快感不禁胜却暴风雨地击打
还可能胜过两个石头天长日久地磨擦

一个石头滚下山
也许,它没有任何目的
不抱任何希望
也不是出于自愿
天色欲晚
一位猎人两手空空
拿它撒气
飞起一脚,把它踢下山涧

2009年6月

11、撂首诗歌出门去

我出门几天,你要想我
千万别说没空
你抽烟的时候
吃饭的时候
手脚酸痛甩手的时候
这些空档要好好利用起来
我不会在乎
你用这些闲暇想我

你可以想很多人
但我必定是他们中的一个
你想我的时候
一定要相信:我也在想你
如果我没说“我想你”
那是因为
想你需要用力
我已经顾及不了言语

出门见人,觥筹交错
我也会很忙
但我会为“想”安排一把椅子
偶尔还会觊觎别的空位
想念朋友何等重要呀
所以,你要相信
你忙不赢想我的时候
我仍然在想你

2009年6月

12、仇人的仇人是一块黑板擦

年轻时  我捏造了几个仇人
我的仇人天晴时强大
下雨时软弱
下雨时  我小心呵护
以免他们被雨水淋垮
我往往选择天晴与之对决
以此证明,我年轻的肌体里
从不缺乏激情和愤慨
现在想来  多么可笑
我用泥巴塑造,粉笔描画眉眼
我的强悍的仇人啊
他的仇人是一块黑板擦
黑板擦累了  依偎在黑板下

2009年6月

13、黑夜的味道

不是错觉,不是幻想
深夜无眠时
会嗅到一种我喜欢的香味
并每每沉迷其中
有时像糊米粥
有时像咖啡
有时像烤饼
不知来路
便只好把这番美意安在幕后的太阳身上

恐怕,也只有太阳
才能烙出黑夜这张硕大无朋的饼
焦糊的外壳,裹着黄金
悬垂于空中
替安眠的动物遮挡光亮
给失眠的动物以安慰
并允许他们一口一口地

直到露出雪白骨架的一隅

2009年9月

14、一种有层次感的生活

下面是蚂蚁、树根和马路一家
爸爸板着面孔
却放任孩子在自己身上爬
妈妈唠叨
孩子在父亲身上爬累了
便来到母亲身上撒娇
道路要翻新
树根往泥土深处长
孩子走失一窝,又生一窝

多么幸运,我和它们在一起生活

中间是树枝、风和蚂蚱一家
父亲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劳碌
它喜怒无常
不能抑制时便对母亲发火
它也懂得温存
当它用手指轻轻抚摸母亲的脸时
母亲总是害羞地把脸转朝一边
孩子不能离开妈妈太久
所以它在树枝间跳跃

多么幸运,我能近距离的注视它们

高处是白云、飞机和鹰一家
妈妈喜欢抹雪花膏
爸爸的黑脸膛上长着一幅尖尖嘴
看到猎物迅猛如闪电
看妈妈的目光跟看猎物一样
孩子的翅膀还没长硬呢
它总想离开妈妈的怀抱
仿佛是真的长大了,伸平翅膀
它呀!飞得谦虚、稳当

多么幸运,抬起头我便能仰望它们

2009年9月

15、信

这样的季节,
你们那里农贸市场上卖什么?
我对面是丙午街,
恰逢五天一次的集市,
我点数过,
集市上卖的东西有123种。
有你见过的
大米、花生、青菜、土豆,
有你没见过的
帕哈、野苦瓜、摆夷古顿根、粉菌。

这些东西我都想要,
今早,我仅选了黄瓜、柚子、鸡蛋和雪莲。


又及,这123种东西分别是:鸡、大米、花生、青菜、白菜、蚕豆、麻子、丝瓜包、山药、四季豆、缸豆、莲灯、黄瓜、五加风、杨桃、葫芦、丝瓜、南瓜、玉米、棕包、豆腐、帕哈、芋头、洋蕃茄、鸡蛋、佛手瓜、番茄、姜、茄子、葱、香花、苦瓜、空心菜、竹笋、韭菜苔、萝卜、芫荽、小米辣、酸菜饼、魔芋、南瓜花、土豆、货头奔、大蒜、黄菌、桑尖、藿香、胡椒、苦子、香菜、鸭子、木瓜、水蕨菜、芭蕉叶、南瓜尖、小米菜、芋荷梗、酸笋、冬瓜、鱼腥菜、洋丝瓜尖、玉兰片、黄豆、荷包豆、茶豆、胭脂果、花菜、莴苣、香蕉、香柳、雪莲、干巴、头蕉、皂角、花椒树根、野苦瓜、花椒、魔鬼辣、灵芝、刷子菌、回心草、土三七、野芫荽根、包谷粑粑、缅桃、米线、饵丝、藕、豆豉饼、石榴、葵花饼、麻窝乍、柿子、松明、土豆、板栗、苹果、树毛衣、苔藓、茴香、百合、菠萝、梨、柚子、核桃、桔子、白花木瓜、茴香根、岩姜、摆夷古顿根、木耳、蚂蚱、蜂蜜、豪猪刺、奶浆菌、粉菌、滑菜、酸扒、西瓜、茭白、花、金鱼。

2009年9月

16、傍晚走过刑场

这里林木茂盛
野花丛生
这里鸟儿啾啾
微风轻拂
我有此美好心境
是因为我可以肯定
我不会
(也没有这个福份)
在这美丽的地方
被一粒子弹
或一剂针药解决掉
想到我的亲人不用噙着泪
抖抖索索地
为这粒子弹
或针药排队买单
我腾空了心思
只为感受刑场
恬静的黄昏

2009年10月

17、他是我从没见过的

我很少想起他
最近却在梦里频频相见
我跟身体健康的人
取来健壮的身躯
跟长相俊美的人
借来脑袋
完美的外科手术
由我这个会计师自己完成
至于我们在梦中做什么
请不要费神疑猜
我向您赌咒、发誓
对于我们准备做的每一件事
都经过反复漂洗

2009年10月

18、骷髅的歌唱
           --献给MJ

他是人
尽管他先是黑人,后才是白人
他唱过几首歌,跳过几个舞
他穿性感的红裤子、炫目的黄裤子、羞涩的黑裤子
他跳着跳着便戛然而止
他唱着唱着就撇下乐器,让它独自嘶鸣

一个骷髅不停抖动浑身的骨节,他累了
一个骷髅不停地往外掏东西,他掏空了
当觉得没什么可掏时,他便潜回地下
撇下丰腴的观众哭去,怀念去

这个会唱会跳的骷髅
这个边唱边跳,愿意带给你幸福和爱的骷髅
这个用骨头和牙齿给你注射激情的骷髅
独一无二。

2009年11月

19、爱回来

爱回来
温暖、圆润、柔软
是鸡蛋滚进家门
是小猫窜上窗台

恨回来
坚硬、带刺、噬血
是斧子靠在墙脚
是饿狼蹲在后花园

鸡蛋是好菜
小猫抓老鼠
斧子劈柴
饿狼吃下病猫

它们是家庭中的一员
我不能赶走任何一个

2009年11月

20、蜗牛,躲起来

太阳出来了,它躲起来
风来了,它躲起来
下雨了,它躲起来
冬天来到,它躲起来

异性向它走来,快走到它的面前了
快快快,躲起来
它要出远门,在行囊中
它躲起来
它要打酱油去,在酱缸里
它躲起来

碰到一片晃动的叶子
它躲起来
触角被荆棘扎到
收起带血的触角
它躲起来

肚子饿了,它躲起来
躲在腐烂的树叶中
它要当妈妈了,它躲起来
躲在巨大的岩石下
受到流言的袭击,它躲起来
躲进它的比星星还多的牙齿中
有人亲吻它,它躲起来
躲进小小的嘴洞里

躲起来,躲起来
它只能躲起来
躲进它坚硬、锥形的壳里
躲起来,躲起来
它只能躲起来
躲进它坚硬、锥形、一砸即碎的壳里

躲起来,躲起来
它躲起来
躲在一块巨石下面了
你们找不它,找不到它
那条长长的白色黏液不是它留下的
嗨,它原谅了你的错觉

2009年11月

文章录入:唐果    责任编辑:唐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