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来稿荐稿交流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苏浅的诗         

苏浅的诗

作者:苏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26 更新时间:2009-12-15 14:33:50
 

苏浅:生于七十年代初。辽宁人。居大连。

   

《秋日记:致枫叶》

   

从翠绿到嫣红

把你还给你

   

而一阵急迫的风,会缩短这距离

   

向上。十月

一个悬在枝头上的词

寒冷会露出它的脸

   

证明你吧

在你的名字里

 

完成那火焰!为了看见

世上已经

每一天都是秋天

   

20091020

   

《秋日记:田野》

   

在田野里,有最大的秋天。

有风从四面八方来,

把它吹得到处都是。到处都是的

秋天,有时

是从一朵飘落的蒲公英那里,

我们看见它。

有时,我们看见它时,

黄昏已来临

田野上空,

一群群大雁失去重量般地

消失了……

   

当然,大雁只是田野的过客,

只有麻雀,才会把这里当做家。

被收割过的家。匹配着寂静,

自麦茬上升起。

自我们的索求。

自我们的拒绝,再一次生长……

   

20091020

   

《秋日记:在秋之下》

   

落日低垂,秋风

向上吹——

   

黑暗将至啊,秋风唱

我们要在此相遇。在十月低沉的湖面上

   

浮云要降下最后的雨

泪水要找到你的眼睛

   

要带上你的日子,成为

我们的日子

   

我的冷一无所有

   

20091015

   

《秋日记:飒飒》

   

这是明亮的十月

和多余的夜晚

   

从树下走过,我有时间一再停下脚步,流连

在月光笼住的树木间

   

我不懂得在黑暗中行走的技巧

从一棵树走到另一棵树,我不能像年轮

拿得出一生中的一部分

与之深深呼应

   

只有当飒飒的风声响起,树叶翻动起来

我才意识到这种期待由来已久

凉薄的月光打在树叶上,黑暗也有了一点点飞翔

   

倘若我伏在树叶上

而不只是经过

是否也会被一片月光选中,暗中透着亮

   

20091015

   

《秋日记:为秋风书》

   

使遗忘的,有一个时间。

使疼痛的,被记住。

记住从花到果实的时光,回忆的

迫切……落下,回到拳头中

记住四散的深情。

   

使一个词语自由,比本身更丰富。

当一面镜子成为居住之地,

使我们看到,活着的诚实就是面对自己的诚实,

面对那唯一的脸庞,我。

把她带到四面八方,做你的见证。

   

找到你的名字,一棵爱你的树,

使怨恨,只有一片叶子。在这世上

总有一次给予我们自己的选择,

写诗,

不过是用词语画一幅自画像。

无用的言辞,的确。

但事实是,每一个词语都不固定在哪儿。

如果你不屑于写下,

就不要求它和你在一起。

   

使这一切中,有一种呼唤

成为路径,握到另一只手;当她开始写,

使这只手,

成为这个人的全部。

   

20091015

   

《秋日记:重阳》

   

登高时与它相遇

重阳日。赞美你的菊花

也赞美我的茱萸

   

为它的接受,在花和叶上没有分别

无论在哪儿

都为同一种阳光所滋养

   

为我们的劳作

除了汗水,也要求泪水

   

在九月初九登高,并不能使一个日子

高于任何其它的日子

   

从山下来到山上,无非是吹一吹风

看一片菊花

采几株茱萸

与它们有一刹那的相知

   

20091026

   

《秋日记:果园中》

   

秋天来了,和从前一样。

它落下的果实仍然是它曾对我们说过的话:

在枝条上,

我不能给你树根底下才有的东西;

我不能给你一种诚实,

同时具有花和果两种声音。

   

我喜欢这种重复。

很多年过去,我知道这是真的。

当我被这种重复打动,

果园已经越来越深。而这亦将成为我的收获:

从所有的树冠上,摘去那颗高处的心。

再迎向它波折的枝条,

摘去它落日扑倒的黄昏。

   

是的,秋天来了。

但这样的秋天不是我所认识的,

在这石头堆起的地方。

在这偶然的山上。

我不能说还有什么要求,什么给予。甚至,连告别

也显得多余。

   

仿佛将被驱赶。

仿佛将被原谅。

   

20091016

   

《秋日记:出神》

   

一夜之间,夏天过去了,秋天

也所剩无己

扑面的冷,代表时间现在看我们的方式

越来越薄的颜色

越来,越安静

   

直到霜白。这秋天最后的给予

来到身上,冷得到了冷所创造的,苹果红透了

   

苹果

落下来

   

20091015

   

《秋日记:安静》

   

阳光穿透玻璃

自寂静中降临,一把带光的钥匙

   

又突然消失

在更深的寂静里。

   

很多的面孔叫出很少的人

很少的一天,

很少的风吹着……

   

一个有着明亮阳光的下午

只有寂静是件事情

   

寂静到自己也不觉得

想着想着,就笑了

   

20091020

   

《秋日记:风声》

   

树叶从风中听到了什么?

树叶落下来

   

一种新的语言,树根上的母亲,说吧

到这里来——

   

从年轮到年轮

只往深处生长

甚至在

秋天的下面

   

树叶从风中听到了什么?

还有你

把你听到的告诉它

   

20091026

   

《秋日记:遇到》

   

芦荻是突然出现的,

突然从一阵风中

落下。有一个秋天就会有一阵

属于秋天的风,

当你的脸朝向它,

当你,

感到冷,

   

当突然的虚无感渗出

荻花的白。

使你成为,那白。

那不可

推却的真实。荻花也会向上升起,

创造出一种新的给予,

在晚风中,

点亮你的灯,做你

无端的居所……

   

20091027

   

《秋日记:思芦荻》

   

悲伤的时候,去看一看芦荻

在河边,田野

你的心头上

在任何你愿意看见它的地方

   

远远地看,只是一片白色的雾

悲伤的时候

应该有一阵儿风在芦荻上

   

顺着风,芦荻就找到了你

也可能不是你

只是你的想像。只是这么平静的一小会儿

只要看见就好

   

因为悲伤短暂

你终究也要起身离去

   

20091027

   

《秋日记:荻花开了,荻花白》

   

不是一阵风所能领悟

荻花里到底包含了什么。不是一个词语

荻花

开了

   

整个下午,

荻花一遍遍地开。也许是它喜欢

也许为着谁的要求。

整个下午,荻花填充着我。

   

不知道荻花已经开了多久,

而我只是,

刚刚到来。我不能通过它进入

某个不存在的早晨,

而荻花已经找到它的夜晚。

   

20091027

   

《秋日记:圆明圆游记》

   

牺牲的荣誉,在落日之上。

它明亮的白昼,

依然朝着一个黑暗的词。曾是,便意味着永远是。

仍在哭泣中,

   

在活着的失败中,

重复火,灰烬,颤抖和痛苦……

   

20091027

   

《秋日记:镜中记》

 

仿佛镜子贪恋了一个人的美

而把她留在深处

 

仿佛香山与红叶

必须在一起。仿佛不能说

 

是云而不是雨

造就了海的波浪,表面的动荡

 

和深处的念想。是一去不返

桃花潭水深千尺

   

20091028

   

《秋日记:万圣节,南瓜记》

 

是什么样的南瓜,甜蜜的礼物

扮着鬼脸,就要出现在夜晚,就要

告诉你这是

它提着灯笼的夜晚。人们将围绕它,欢欣舞蹈

围绕一个金黄的中心

献给它最多的猜想

还有奇妙的它自己

无论它曾是多么憔悴,这时候必定焕发光彩

就仿佛你是一个节日,呵

愿意打扮起来与它分享

欲说服它的寡言,胜于说服自己

欲纵容它的平淡,几近于狂热

说吧,是什么样的南瓜

读透了全部文学的以及哲学的秘密

只把它们总结为

一个月光盈盈的夜晚

甚至,只是一个半个的月亮

就令它的想象放弃了

那浩繁卷轴,语词中晦涩的深墙

做为一个节日主角的南瓜

也会在你离开时离开,在你睡着时睡着

但在你写诗时它会想起田野

在你思考时,挣脱一切形象和比喻

做回一颗本分的植物

   

20091028

   

《秋日记:鸟巢记》

 

鸟巢里没有鸟。

也可能是有鸟的。

只是鸟

要飞起来,我们才看得见。

看见飞翔,

总是比看见翅膀

要难得多。

看不见鸟的

鸟巢,敞着口,

只对着天空:

有时,一枚圆的白的月亮

也会出现在那儿,

照亮某个夜晚,然后退下,

在无数空的

人类的椅子上。

 

20091030

   

《秋日记:初雪记》

   

似乎秋天还好,

冬天就来了。就和春天来时一样,

都是忽然之间的事情。

忽然树就绿了,

忽然树就忘记绿了……

自然之道,

雷厉风行。

风行大地:花。雪。月

各有前程。我归我。你归你。

自然和人之间,

本没有什么话好说。

难得的是

有一份默契。

   

 

20091101

 
文章录入:唐果    责任编辑:唐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