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来稿荐稿交流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西叶的诗         

西叶的诗

作者:西叶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686 更新时间:2009-11-29 10:22:28
 

西叶:重庆人。诗作散见各诗歌刊物及选本,著有诗集《纸梯子》、音乐随笔集《私人音乐》。

   

◎除了我,清晨的鸟鸣还会惊醒什么  

 

除了我,清晨的鸟鸣还会惊醒什么

春天的眼睛这样干净

风和我们都在其中

 

碧空变成了饰物,园子里的草

在脆生生的鸟鸣声里

像一道道光线

这么恍惚使我首先失去了

语言,继而是周围的一切  

   

◎我的土地  

   

岁月的犁车辗过我  

每一寸肌肤,像土地一样  

被光线  

熨烫得愈发开朗  

   

内心的花园,一阵空旷  

间或有鸟群穿行。  

   

黄昏有它疯狂的时刻  

夜晚美妙的来临  

   

我的土地,在疼痛中撕裂  

我冻结的思想  

在深处生长  

时常有它虚假的安宁——  

   

大海  

   

许多座岛屿镶嵌在海面上  

我猜它们是一封封,被海潮冲聚而来的  

亲人的来信  

   

上面有密布的丛林和杂草,如同他们  

粗砺的笔迹  

孤独的荒岛是爱人  

沉缓温暖的是父亲——  

   

◎蓝书签  

 

我将碰到一个人,在我临死前

他有天空一样幽深的眼睛

他来得体面,卷着一生最大的雪

他穿过我门前的街

像一个

虚幻的感叹号

 

雪落在我的头顶,哀沉而坚定

我就将离去,像空气一样散漫

微弱的

完成天空的葬礼

 

他用海涛一样的琴音为我殉葬

他碧翠青春像忠实的土地

夜蓝得无边无际

我们这两条孤寂的河流

在分流的时候显得越发孤寂

   

   

◎纸梯子  

   

简直没有理由  

让我停止行走  

这个世界多么陌生  

每一个经过我的人,都有  

一张痛苦的脸  

   

他们奔跑着  

匆忙离我而去。一张记忆的地图  

迅速散向四方  

   

那么多个转角,在我心灵深处  

如果我继续,树木将从根部开始延伸  

从泥土到天空,将我的内心  

填得一片寂静  

   

   

   

失踪的面具  

   

北城天街,母亲在人群中插入
我一眼便认出是她

   

头发有些灰白
身型比我肥大

   

倒退二十年
她会镶戴耳石
她会招摇过市

   

她愈发慈悲
像松软的泥土

   

她在北城天街
神色有些茫然

   

她是我母亲
是我年迈的现在

   

   

汽车的笛鸣  

   

汽车的笛鸣穿过街口,从

不远处的高架桥跌落下来

 

天色已暗,汽车的笛鸣

与深冬的雨雾连成一体

 

有臣服的交融

有穿透的理性。

 

这声音我熟悉

压迫着地表

 

但是我却,无力攀附这冬天的细铁丝

前往更无边无际的远方

   

 

◎秩序  

 

我希望一只橘子

是顺着经脉剥下来的

 

挤牙膏的时候

我绝不从中间下手

 

冬天和春天

都有一座寂静的花园

 

我的言语

已躲开我的耳目

 

这是一个征兆。

 

出于简洁

我没去阻拦

 

你看不到我思维的野草。

 

那令人不安的幻想

像颗老石头

 

归隐在我秘密的溪河里

风,吹它不动——

 

   

   

一棵树被摊开  

 

一棵树被摊开  

像是摊开了

泥土深处的一桩心事

 

一棵棵

枝叶奔涌的树

在地面

越摊越开

 

它们的心思

已不在这片土地了

 

在树荫下,在隧道里

我是那莽撞闯入的人

 

我总想,会不会有一棵

缄默着

朝心底蔓延

 

倾听故乡

却从不表露出来

   

   

写一封信  

   

我要写一封信  

我要写一封寄给死亡的信  

我要连同我的身体还有时间一同寄出去  

我要我的悲伤像汽车一样与广袤的天空融为一体  

我要写下潮湿的雾霭、夜晚的病容  

我要把我的爱,写得坚韧、宽广  

再把我的累,写得明净如花  

露台上金桂招摇,我所注视的一切都能从我的注视里觉察到我的空洞  

像骡子一样垂下头  

我白天写了晚上写  

晚上写了白天写  

我要找一个人替换我  

这阴沉的信件,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到达  

文章录入:西叶    责任编辑:西叶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