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诗报档案馆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诗让我们美丽(记第二届女性诗歌研讨会)         

诗让我们美丽(记第二届女性诗歌研讨会)

作者:丹妮。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30 更新时间:2010-3-2 19:10:10
 从清新归来

                           文/丹妮

 

                        一、诗让我们美丽

  是白地和唐果把我领进女子诗报的。
  我在几个文学网站懒懒散散地做着班主,白地来贴了诗,又来贴了照片,让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我毫不客气地把白地的诗拿走放在《诗林》里。唐果也来了,告诉我,有一个女子诗报论坛,那里有好多非常好的女诗人。唐果说了,白地也说,很快,一本厚重非凡的《女子诗报诗选》来到了我的桌案上,这本诗选集的作品全部选自女子诗报论坛,让我惊叹更让我好奇,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悄悄走进女子诗报网站。
  走进来,我被这里的年轻和美丽吸引,我用了几个晚上,读了这里的诗,我看到这里有着非常清新而独特的作品,这些诗作,是心灵的吟唱。我和唐果说,我要发一个女子诗报的专栏,我要让这里的姐妹,走进我的诗林。是唐果让我认识了晓音。晓音主持女子诗报十几年,我竟然刚刚知道,这真让我惭愧。
  很快,女子诗报的作品摆在我的案头,我特意请美编在设计版式时,保留了“女子诗报”潇洒而柔情的题头,这是在做任何专栏所没有的。
  冬天将尽的时候,晓音说,我们去广东开一个女诗人的会。这个会,在晓音的倾情操持下,与广东的“五月诗社”联手,在五月的清新召开。
  去远方出差,单位同事和朋友们最不放心的,就是怕没人照顾我,因为要转车,在广州必须有人接我,晓音几次说,她要到广州接我,我说,你不用过来,开会的事很麻烦,你脱不开身,有李轻松接我,就安全了。
  轻松提前到了广州,她在白云机场侯机大厅接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她的夫君万琦也到了广州,他们同时来穗的,还有一位让我无比倾心的美丽女子——李见心。
  如果不是这次诗会,我和李轻松还不知要过多久才能见面。我们相识的年月已经不少了,可总是与相见失之交臂,常常见到的,倒是万琦。轻松相夫教女,洗罢锅碗瓢盆,摆弄大片的文字园林,日子真的不是太轻松。轻松的小女儿,在我的玻璃板下面,和我的儿子一起成长。我的周围,就有好几个朋友把轻松作为偶像崇拜。
  初见李见心,让我有一点诧异,我以为她一定是来开什么国际会议的,我住的城市的街上,常常会见到这样的俄罗斯姑娘。见心一头爽直的长长黄发,那一种欧洲古典风情中流露着中国淑女的端庄。她诗集中的照片,几可与俄罗斯油画媲美,每一个细节都是诗的韵律,这样的女子,怎能不是诗人!而这样一位柔情如水的女子,她的诗集的序言,竟然又是那样的深沉和开阔,把生命的泥土和生活的水揉捏在一起,让我看到了火焰。
  白地就是我印象中的白地,她曾在QQ的视窗里让我见到一次真面目,可那次,她说什么也不肯抬起头来,只是让我看她垂眉低首敲键盘,半掩羞面半遮笑的样子,让我无法窥探真庐山。这次,让我看个饱了。
  我原以为唐果是风风火火那种,却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沉静,不多语,嘴巴总是咧得大大的给我们笑意。
  西叶年轻得让我吃了一惊,对西叶,我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可爱。
  感谢会务组给我安排了一位挺拔而柔情的室友,我一走进813房间,就看见一位也是长发的女子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她一站起来,把我吓一跳,这么高!本可以去做模特的寒馨做了诗人,做了我短期旅途的室友。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有一杯温茶送到我的床头柜上,茶已不是宾馆准备的袋儿茶,而是寒馨从家里带来的,清心的清茶。喝清茶的寒馨思维敏锐,在研讨会上字句铿锵,让我畅快!
  寒馨,你的被南国的烈日晒痛的腿和胳膊,现在该好了吧?也许,我比任何人都深知腿的重要,你以后要保护好它们。
  七月的海全家到来,她和其他几家不同,她的丈夫不是写诗的,也不是评诗的,她的丈夫小周就是陪着她来到清新,他自己没有研讨的任务。他们带来了正上一年级的儿子洋洋,我不知道儿子的名字是哪个字,但我想,应该是海洋的洋。海的幸福挂在笑眯的眼角,简直是让我嫉妒。我们第一次说话,海就对我说,她的对象对她很好,这就足够了,一个女人,你有这样的幸福,还想奢求什么!他们带了洋洋来,洋洋拉一个星期的课,可却学到了几年也学不到的东西——开阔眼界。波澜不惊的海,高山一样沉稳的周,他们的儿子,把我们的小公主楚楚征服得一塌糊涂,最后竟要跟着洋洋去山东!
  晓音一家三口,各有各的任务。晓音操持这样大的一个诗会,北窗是坚强的后盾。而楚楚的到来,就是让我们喜欢的,楚楚上翘的嘴角定格在五月的清新。
  写诗的女人不少,少的是女诗歌活动家,晓音给我们填补了这个空白。她的组织能力和魄力,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么大的活动,前期的准备工作繁多复杂,晓音做下来了,会议开起来了,我们除了感动和激动,就是看着晓音在忙。
  我临去广州那天,哈尔滨的诗人赵亚东让我给赵丽华带点东西,他说不多带,就带点开心果,祝赵丽华永远开心。我说我用嘴给你带去就好了,物质的东西,我就不拿了。见到赵丽华,我就对她说了,我刚回哈尔滨,赵亚东就问我,给没给赵丽华带到,我说,用嘴带的东西,不麻烦,安全带到了。
  看到过好多张赵丽华的照片,一见到本人,却发现,那些照片实在是水平有限,丽华本人,比哪一张照片都要漂亮得多。直爽的赵丽华,为我们女诗人鼓与呼。
  安琪走在中间带。
  诗会的最后一个晚上,安排了联欢会。因为小桃带错了楼层,等我们上去的时候,正听到一个高亮的女声在唱,我想这肯定是安琪。这一个晚上,安琪多次展喉,印证了她此前在车上的声明,她说她真的好好练过了。听安琪唱歌,你想忘都忘不了,看出她真是练过了,她的歌词的娴熟,她的节拍的吻合。但她绝对是听不出她音调的离弦。可爱的安琪!
  舒婷和陈仲义老师多次来过北方,每一次小聚,我都会得到舒婷的关爱,因了我的身体,更因了我的儿子。这一次,在白云机场,舒婷走向我们的接站车时,我一眼看到,她比哪一次我见到她都漂亮得多。也许是这一次不像去北方经过旅途的劳累吧。
  看到王小妮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喜欢王小妮那种天然无雕饰的纯。而当她在研讨会上一把抢过话筒时,我简直就爱上了她,我不得不站起来响应王小妮。尽管这个响应引起了众多男评论家的抗议。
  李明月是第二天陪着万琦一起来的。没想到明月这么活泼,看到好多明月的画,她送我的画,别的朋友看到,毫不客气地选了拿走。画这样的画,写这样的诗,得是怎样的慧心女子。开朗的明月,也是北方人。
  和顾艳也曾在哈尔滨失之交臂,这一次,总算见到了。年轻的顾艳有着那么大的一个女儿,让我羡慕。
  温情的靳晓静,我们在十几年前就在一个获奖名单上见面了,这一次清新相间,我们一见如故。
  对施雨,我想说的是,对不起。喜欢施雨的《美国儿子中国娘》忍着不看就为了在飞机上读,可我到了广州,就发现这本书不见了。在旅馆时白地还说别拉东西,临走时还问寒馨拉没拉东西,可真拉东西的,竟然是我。在广州给小桃打电话,给阿娇打电话,无法查找。但愿在我的书箱寄来时,能在书箱里挤着。也但愿阿娇去宾馆寻找时,会在总台看到。
  刘虹的爽朗也留在我的记忆里。
  还有小桃和阿娇,她们娇小的南国风韵的身影,忙在清新的每一个角落。
  还有赵婧和她的大眼睛的女儿,还有只见了一面的丰收。
  五月诗社的罗瑞玲,在好多年前到过哈尔滨,那一次是我们举办冰雪诗会,罗瑞玲是最远的一位,她一到哈尔滨,就病了。那时潘虹莉还在医大医院做护士,我们把罗瑞玲送到医院妇产科去打针,引起一片惊慌,其实我们就是为了在妇产科打针安静。打完针,把瑞玲接回旅店,我守在她的床边,看着她静静地睡。她总是那么安静。没想到在清新会见到罗瑞玲,没想到她已经这样干练。
  林子老师,我一直是叫她赵姨的。在我还不知道诗是怎样一种文字的时候,我就知道,父亲单位的林子,是一位女诗人。林子对我的关爱,总是比别人多。在会上我说了,林子对我诗歌的影响,早于舒婷的《致橡树》。我出诗集时,对林子老师说,请她为我写一篇序。当时林子正要去香港探亲,她说要半年之后才回来,她说要是不急,等她回来写,要是急,就找别人。我说不急,我等。如果不是林子写,我就不要序了。等到林子的序写好,那一套丛书只剩下我这一本没有付印了。那是一个不用我们自己拿书号费的机会,所有的书都出来了,等我的诗集面世,已经是两年以后。
  林子的美丽善良,在我住的这座城市,是不可磨灭的仿佛教堂顶端的十字架一样永远树立着。我回来说我在广东看到了林子,每一个人,女人或男人,年轻的或年老的,都问我,林子还那么漂亮吗!岁月走过林子身边时,是悄悄溜走的,不敢轻抚林子的裙袂。当我用稚嫩的笔写儿歌时,林子就给了我长辈的慈爱的指点。那时侯,我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做一个诗歌编辑。而当我真的做了一个诗歌编辑,我就想,我要像林子那样宽厚善良。

 

                            二、诗意的言说

  诗歌研讨会,在游山游水间隙里进行。22日下午,北江河上风凉凉的侵润还没在皮肤上消失,揉着眼睛努力把中午小睡赶走的诗人评论家终于坐到一起来讨论了。
  这次诗会的特点,就是跟着女诗人来清新的评论家一色是男兄弟。我们的领袖晓音介绍了女子诗报的创建和发展,男评论家上台来为我们做诗歌创作的指导。说真的,每一位评论家老师的发言,都是至理名言,都将会为中国的诗歌道路开辟一条条康庄大道(假如真的理论结合实际的话)。开会时赵思运坐在我旁边,他不时把教授的精彩理论记在他的论文的白纸边上,我想,这些真灼的理念,会对他的博士论文答辩有非常大的帮助。
  可我们毕竟是写诗的女人,我们不能把课堂里所有的理论都活学活用到诗歌创作中。因而,徐敬亚的发言,得到了更多的掌声,他悖离学院派纯理论的呼声引起女诗人的共鸣,他从全新角度剖析女性写作的论点,是我们急切想看到的。我当场抢下了他的这篇新论,但愿徐敬亚老师没有忘记给我发来。
  我说了,我们编的刊物是无性的。我们选择稿件的时候,必须是用公正而公平的眼光看待每一首作品。做了这么多年的编辑,我想我是习惯了挑剔的,把适合发表的作品挑出来,把不适合发表的作品剔出去。在看稿件时,我往往忽略了作者的性别,但往往的,凡是女人写的东西,我都会多多的看上几遍。而我们的编辑部,按黄土路的话说,“主要编辑”都是女的。当然,我们的领导——主编和美编是男人,但这不妨碍我们更多地关注我们女性的创作。女人如水,女人历来与忧郁贴近,女人写的作品,在柔情中隐着刚毅,这是男人所无法达到的境地。所以我敢说,我们在刊物上发表出来的女诗人写的诗,都是心灵之作。
  我们不是真的反对男人对我们品头论足,正像我们在厨房里烟熏火燎,把菜盘端到餐桌上,由男人品评一样,可能是咸了,可能是淡了,你可以一口就尝出这菜的口味好与不好,你说得出来,你指得出来,但你是否能准确地告诉我们,应该加什么减什么加多少减多少吗?我们需要的是切实可行的帮助。这就是在晚上的会上,当王小妮抢过话筒,我不得不站起来响应的原由。
  我们听的都是宏观的理论指导。没有哪一句话,是对我们的诗歌说的。可我们对我们的诗歌,真是有好多的话要说。
  李见心带来了她的火焰,她柔情的长发燃烧在绿莽的山城。对这本诗集,我们真想在会上好好的谈谈。见心诗集的自序,让你读得回肠荡气,听听她的诉说,那会是怎样动人心魄。
  白地拿出了自己复印装订的《候鸟》,候鸟栖气候而居,这本大方本质的诗集,让我有太多的喜欢。而白地不肯让任何出版社印刷她的诗集,这又有多少让我们心颤的话题。
我们还有那本厚重的《女子诗报选集》,里面精编了几十位现今中国女诗人的作品。
  再比如五月诗社的作品集,报道那天的晚上,我就翻开浏览。他们能够坚持十几年写作,成套地出书,他们似乎在走着自力更生的道路,我想,他们要说的,也许不止是桂汉标和刘燕的简短的声明吧。
  我实在是希望,在这样一个不轻易举办的女诗人作品研讨会上,听听师长们对我们作品的微观的说话,听听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说话。
  我简短的发言让女诗人兴奋让男评论家愤怒,他们会上会下重申自己的观点,这到让研讨会达到了百家争鸣的效果。
  清新晴天文学社的社长,一位很精干的男子,后来和我说,他在会上听那些评论家们大段的理论,当时真觉得受益匪浅,可听了我的发言,让他后半夜没有睡着觉,他一直在反思,到底是要理论好,还是不要理论好,我立即向他更正,我告诉他,评论家老师的每一句话都是至理名言,都会对业余文学创作者有很直接的帮助,你把他们的理论消化为你们文学社创作的精髓,你们一定会有全新的收获。
  而我抗挣,是对男人们霸着麦克的一个挑战,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全然不顾我们女人想听什么说什么,他们自己,竟然火暴地争起来了。
  我们也要说。
  因而,我特别地佩服寒馨。还有晓音、赵丽华和安琪。

 

                         2004年5月30日晚

诗让我们美丽《诗林》丹妮姐姐

————————————————————————

【相关链接一】

 

                    五月清新(一组)

                             诗/安琪
 
《清新》

一个干净的词
被用来作为一个城市的名字
是对的,温暖是对的
往事是对的
当我在五月走进清新
我走进了类似故乡的地方
诗歌的故乡在五月
在清新
一颗又一颗温暖的整洁的心灵
我说过并且这样
相信:所有女子和孩子
天生诗人。
 

《值得记忆的五月》

四月是艾略特的
五月是屈原的
所以四月外国五月中国
在屈原的五月我来到中国清新
扑面而来的诗意一下子使我的眼睛湿润起来
多年以前艾青写过: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林中宝》

我遇到一株灵芝
姓林名中宝
我遇到两株灵芝
姓林名中宝
我遇到一群灵芝
姓林名中宝
那么我有理由认为
全世界的灵芝
都姓林名中宝


《滑草场》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说滑草
他们说滑草和滑冰没什么两样
他们带我到滑草场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多么壮观整洁的草
大片大片的草
大片大片逼人的草
逼着你绿
他们从草的那端滑下来
滑冰一样
但比滑冰更需要技艺
因为草是向上生长的
草们的脚向上生长着肯定比
安静的冰
更有阻碍
 

《姐妹们》

有一些姐妹是用来嫁给伟大
有一些姐妹是用来养育伟大
还有一些姐妹是用来伟大
 

《清新温矿泉》

大温泉
中温泉
小温泉

20度温泉
30度温泉
60度温泉

养身的温泉
理疗的温泉
微量元素的温泉

一个人的温泉
两个人的温泉
一群人的温泉

广东清远市清新县三坑镇的温泉
清新县三坑镇的温泉
三坑镇的温泉

国内第一个以东方园林建筑风格为主的
大型露天温泉:
清新温矿泉!

《广东清新,或福建漳州》

必须沉淀之后才能继续那份美好
清新
必须安静之后才能记起我曾到过的五月
广东清新
树叶交叉纠缠仿佛故乡
一场雨后
汽车转过一个又一个路口
久违的采风感觉
我的任性
我的福建扑了过来
我的福建和广东像一对好姐妹
像我遇到的所有好姐妹
我的好姐妹我爱你们
我远远地看着你
看着无数次到过的广东
看着一出生就落在那里的福建大地
有些麻木我看着漳州
远远地
分不出灵与肉的距离
 

《来吧,一起来》

来吧,一起来
一起笑一起对着镜头说不老
一起活在瞬间活在瞬间的五月
一起把五月收进清新
一起把五月清新收进2004年——


            2004/6/15
——————————————————————
[相关链接二]
 
 

清新日记

 

                                              诗/晓音

 

519

 

2004年5月19日:星期三,晴间多云。晚8点“五月清新·中国第二届女性诗歌研讨会”在清新县政府招待所803会议室举行来宾见面会。

 

这是诗,这是清新的五月

清新的五月十九号的夜晚

 

小雨朦胧地下着

声音忽远忽近

我看见有好多曾经陌生的面孔

慢慢浮出

在夜色的台阶上

边缘的植物反复开合

我们顺着记忆的藤蔓

小心翼翼地触摸

 

象这个使我能乘着光游走的夜晚

天空布满花朵

那些期待已久的面庞

让本来陌生的清新城市

轮廓变得清晰起来

 

这种时刻,有什么东西

在夜里会比灯光更亮?

又有什么能够与此相比

这不期而遇的快感?

 

一个名字

一个我们彼此千呼万唤的名字

终于近在眼前

我们相互一笑

便跨过万水千山

 

 

520

 

 

2004年5月20日:星期四,晴。“研讨会”在清新县会议中心举行开幕式。

 

 

礼堂鼓瑟齐鸣

一个为诗歌而舞蹈的日子

徐徐绽开的紫荆

簇绕于太阳的四周

这种好天气为谁开了先例?

 

平静的小城

诗歌使穿梭于光中的人

进入火与冰的临界

人群颠狂如江边柔软的柳树

想说的话

挡也挡不住

 

人们依次蛇行而入

在高大的门庭之中

一个少女就是一朵成开的鲜花

一个少年就是一株鲜亮的植物

一群少女就是一片诗的汪洋

一群少年就是一片诗的惊涛骇浪

 

好多笑容在这个日子

忽然鲜活起来

盲人不用眼睛也能穿过城市

旅人驻足不前

五百个孩子手舞足蹈

仕女轻摇罗扇,众声合弦

花瓣纷纷扬扬于五月的清新

 

盛大的庆典

礼堂再次鼓瑟齐鸣

这种时候,我能飞起来有多好

我能看见过往的日子

或是,终有这一天

让我看到天外的天啊

 

那些比天还高雅的事物

忽然在一天齐齐聚集于我的眼前

还有谁会不在这个日子灿烂如火

还会有谁不在这个日子

尽情抛洒着

镀亮了年年岁岁的

诗歌

 

 

521

 

2004年5月21日:星期五,晴。“研讨会”全体人员乘船游北江并登飞霞山。

 

飞翔的山峰

慢慢地划过水面

风猎猎地吹

船上的人轻吟浅唱

不经意

北江的风就抵近进我们的思维

 

这是清新的风吗

这是清新五月初夏的风吗

纯净、清彻、

依稀的水声把船家的号子

演绎成久远的歌声

清新——

五月的清新

显得格外的缠绵

 

而我们该上路了

北江再好,终有上岸的时刻

 

飞霞山

古道扶摇直上

层层叠叠的翠

层层叠叠的绿

掩映出千年古寺的红墙

 

有谁可以在这种时候

真正的如我一样亲临清新

做一回飞霞的游人

有谁能和我一样

可以在正午聆听到

古代的宫庭中

那些丝丝如扣的钟声?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的醉

与酒无关

一片树叶、一抹风景

就会让我们沉醉如快乐的酒鬼

天近在咫尺

我是清新山水间的云啊

 

漂过北江

飘过飞霞山最高的峰峦

我真的想醉它千回百回——

成为清新山水间的

一块石头

一棵树

 

 

                                5月22

 

 2004年5月22日星期六,晴。上午清新县政府安排“研讨会”人员到玄真洞大峡谷漂流,中午清新林中宝公司设“百菇宴”款待研讨会全体人员,下午又游桃花岛。

 

 

空气中弥漫着缕缕香气

布衣赤足行走在森林

苔藓向南而生

蘑菇,这森林的宝贝

在树下徐徐绽开

 

传说,灵芝是仙女撒向人间的花朵

千百朵盛开的蘑菇上面

曾经有多少纤手抚过

又曾经有多少

公子的摇扇在这里扶摇直上

留下千古绝唱

 

可这是凡间

这是公元两千年的一天

风和日丽

我沿着潮润的土地

一一目睹

那些在斑驳的阳光下

素面朝天的花朵

那些灵芝

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五彩蘑菇

 

林中,溪水哗哗地流过

我误入一个

从未到过的世界

阳光很亮地亮着

月亮很圆地圆着

我独自手提花篮

石径倾斜

天幕上繁星点点

我的炊烟满载红色的蘑菇

 

那时,远行的亲人突然而至

我摆满香菇的台上

烛火通明

久违的亲人不需要语言

缕缕香气

把思念更久远的东西

一一拉近

 

可我,离开清新

我还有什么可以款待你们

我梦中挚爱的亲人?

 

宴席再好终有散时

我刚刚作别的北江

我刚刚泪流满面

从玄真大峡谷

的水中上岸

 

而现在,我吃不了这么多

我吃不了这么多

给我美丽梦幻的蘑菇

 

如果,允许带走一点清新

那就让我怀揣着清新林中的宝贝蘑菇

一生一世

 

 

清和大道

 

5月22日,研讨会一行在清新县委宣传部周健生、县文联主席唐小桃的陪同下,到清新旅游胜地“桃花岛”游览,听小桃说,通往桃花岛的这条高等级公路,清和大道是清新县委、县政府斥资3000万元,用100天的高速度建成的。

 

 

10月8日的云朵

洁白如雪

它们让秋天的清新云高雾短

 

在107国道与114省道交汇处

修路的号角再一次响起——

100天修出一道高等级大道:清和大道

100天架起一道地上彩虹:清和大道

 

从那个时刻起,清和大道

这个与现代文明同义的词

像一颗璀灿的宝石

镶嵌在清新城建的版图上

 

100天!这只是一颗种子

从萌芽到开花的时间

100天!这只是一个季节

匆匆而过的时间

可清新的建设者们

硬是在这100天里

让千年的山水改道

让万年的河水让路

硬是让古老的桃花岛屿

与珠三角都市的文明紧紧相握

 

如今,比彩虹更美的清和大道

车来车往

流过不同的肤色和不同的语言

一些人通过你走向远方

一些人通过你踏向归途

 

可我现在却不想乘车做一个匆匆的过客

我要一步一步走过清和的每一尺每一寸

我要一步一颗,拾起

那些建设者撒下的汗珠

我还要倚在你宽阔的胸膛上

头枕桃花脚抵清新

做一个最幸福的人

做一生美仑美奂的梦

 

        
{相关链接三}                 
 
                               一首蓬勃的绿诗
                   2008-04-01 14:51 来源:清远日报
 
                                                   文/小桃
 

    初识林中宝,缘于诗歌。

    2000年6月,广东电视台的“咏诗弄墨天年乐”节目在清雅脱俗的林中宝百菇园开拍。节目主持人谭为基首先要清远诗社的六位老诗人以“天年乐,乐天年”为字首做一首“藏头诗”。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诗人只一会儿工夫便把诗歌作好,并在乐器的伴奏下优雅地咏叹起来:“天然难得林中宝/年享期顾世世昌/乐在诗人禧墨事/乐歌笔架兴飞扬/天成梅萼流韵香/年忘青山笑语香。”诗声绕着风景如画的笔架山,水流成诗的阴阳水,顿时山也仄仄,水亦平平……

    林中宝食用菌有限公司总裁王碧光也被浓郁的诗意感染,即兴作了首诗说要送给清远诗社,当节目导演扬放要求代表节目赞助方说几句话时,他说我以诗言表吧,并当场大声朗诵起来:“清山碧水寄心声/远隔重关手足情/诗句铿锵惊鸟语/社人盛会尽欢腾”。王总不怎写诗也多年不写,他能把这首诗奉出来,并精心地把“清远诗社”四个字镶在句首,多少带点中国“菇王”在商场上敢打敢拼的勇气和一副原生态的诗人的品质。

    清新籍老诗人、原广东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韦丘老师曾发起帮助清新县举办了三届文学夏令营。每届活动,一百五十名清新文学爱好者整齐地穿戴着林中宝赞助的营服营帽走进百菇园,享受着林中宝为他们提供的寻宝活动和百菇宴。中午,一首动人的青春小诗也在林中宝出现了--树阴下,小河边,饭桌旁,营员们三五成群,开始即兴的文学采风创作。山风、书风、清气、稚气组成了一组亮丽的青春组诗。“啊/青翠欲滴的丛林/豪情万丈的高山/清澈见底的小河/你让我如此迷醉/迷醉神奇的百菇园/我们寻找/青春与文学的快乐……”许明慧小营员的朗诵声,是幼芽吐翠的声音,从清脆的诗声,你仿佛听到文学幼苗在林中宝的养分里叽叽生长的声音……

    2004年5月,全国女诗人作品研讨会在清新召开,来自全国的53名诗人、诗评家来到清新百菇园。“笔架灵气催诗兴,林中宝物惹梦长”著名女诗人林子盛称百菇园就是“谬斯的家园”。集天地之灵气的林中宝也随诗人的一篇篇美丽文字游走在祖国的四面八方。诗人丹妮在她所住的城市《黑龙江日报》发表的《不忘清新的吃》一文开头即为林中宝拟了一段诗意的广告词:“清在北江河/新在林中宝/吃了百菇宴/想忘忘不掉!”就这样,一个生态的林中宝也在生态文化里抽枝发芽……

    “中间代”代表诗人安琪在她的诗里写到:“我遇到一棵灵芝/姓林名中宝/……我遇到一群灵芝/姓林名中宝/那么,我有理由认定/全世界的灵芝/都姓林名中宝。”这也算是林中宝成长的诗意写照吧———28年前林中宝从不到万元起家的民营企业,发展成今天集科研、生产、深加工、销售、生态旅游于一体的“广东高新技术企业”。一个荣获“广东著名商标”的林中宝从深山走来,靠科技点草成金,靠文化树立品牌,在品牌文化里她要走向世界!

    如果说林中宝是一首蓬勃的绿诗,那么,今天风华正茂的林中宝还是一首待续的长诗--流香,是她自然的本性;传世,该是她那绵绵的诗意了……

 

诗让我们美丽
群英会

文章录入:晓音    责任编辑:晓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