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兰雪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2008年11月份诗歌小辑(15首)         

2008年11月份诗歌小辑(15首)

作者:兰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29 更新时间:2009-10-26 20:48:11
 



《作画》



这——有些恐怖!

我画什么

什么,就在我的画布上燃烧

从最初的绿

接下来的红,黄,蓝……

甚至,一小片抑郁的紫

都在不动声色地燃烧

一种烧灼的疼

一种前所未有的疼

在我的骨缝里,游来游去

必须——

必须,让这一切

停下来

停在画布以内

停在灰烬之前

停在一场大雪覆盖之后

或者,将画布

从我的体内,一点点

剥离,而后

猛地,一下子

抽出 



2008-11-3





《小棉袄》



这件缎面小棉袄

是母亲做的。粉粉的袄面上,散淡地插着一支支干枝梅

里面,絮了一层薄薄的新棉花

又轻又暖和

母亲在世时

我一直穿着;母亲去世后

就再没拆洗过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

依然原封不动地放在大衣橱里

每年六月

我都会拿出来

晒晒。一入冬,就习惯性地穿几天

仿佛只有这样

也只有这样,冬天才象冬天

棉袄才象棉袄

而我——

才能安全过冬



2008-11-13







《蓖麻》



一个温暖的字眼儿

一粒暗夜里发着微光的种子



从神的手掌上,落下来

落入尘世,就长成一株高大的植物



大路边

地头上,有奶奶的地方

就有它的影子——



一年四季,用身体的叶子

喂养着炕头上的蚕宝宝



而我,就是其中

最能吃的

那一只



2008-11-2





《弄权》



嘘,别出声!

你们这些小妖精

都给我排好队,叫到谁

谁过来。怎么,貂禅没来么

怎么,昭君没来么

怎么搞的?呀呀,急死我了

这个位子非她莫属!

这个角色,非她不行!

好吧,好吧

再等等,再等等

去去去,你们这些小妖精

都给我靠后站……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

见不得人的事端,只是一个诗写者

在一首小诗里——



2008-11-9





《缓慢的一年》



其实,就是一只慢蜗牛

驮着重重的壳,在我的体内

走走停停

两只柔软的触角

好奇地伸向,任何一个方向

当它不经意间

触摸到一道道身体的裂缝

除了泄露的时光

我能抓住的

似乎——

只有疼痛



2008-11-12





《初冬的冷》



就是这么直白:

通过袖口,领口,以及一个个汗毛孔

一下子,就钻进你的骨头缝里

毫不含蓄

也无须含蓄



2008-11-15





《一杯苦咖啡》



端在手中的那一刻

她似乎有过犹疑:浅尝辄止;一滴不剩;喝一半,留一半

或者,干脆

一滴不动

再或者,喝到哪儿,就算哪儿……

事实是——

这一切的

一切,都不及一个象声词

来得响亮——



“啪”——



2008-11-15





《当我拥有一只苹果的幸福》



我不会舍得

用水果刀去皮

我怕削疼什么

这是其一

更重要的是:它是我的

我需要一个光鲜、完好的幸福

正如你——

需要一个光鲜、完好的我

我甚至——

甚至,还要把果核

一并吞下

让它在我的身体里

继续发芽……

上帝啊,请宽恕——

请宽恕,一个把幸福啃得一干二净的人



2008-11-17





《晒被子》



初冬的阳光

暖暖的,要多么好

就有多么好!午后两点左右

我轻轻拍打着

晾条上的大花棉被,就听到

有什么,“扑扑”落地的声音

而更多的阳光,象一群顽皮的孩子

将小小的身子,藏在大大的花朵下面,蓬松的棉絮里面

无论你怎么拍打,就是不肯出来



2008-11-19





《》



他的一生

都是热的,骨灰盒被抱出火化室时

也是热的。不信,你摸摸——



2008-11-19





《一夜摇滚》



大风——

铁皮桶在滚动

先是一只,接着是一群

咣当咣当

咣当咣当,由近而远

由远而远,直到什么都听不见

木格子窗户上的窗户纸

在响

有口哨的尖利

深夜的铁门环在响,乒乒乓乓

乒乒乓乓,乱了分寸

我的骨节

在暗处,也劈劈啪啪地响

身体不断打着明火

而季节

在身体之外

飘着雪,一片白皑皑

肯定有狐狸来过

狐狸踏雪有多种可能

陷阱是一种

我是一种

我继续打着明火

身体里冒着浓浓的烟

而有人

近在咫尺,却什么也看不见

铁皮桶依然在滚动

由近而远,由远而远,一直滚向远方

直到——

一条硕大无比的鱼,缓缓地游出淡紫色的地平线……



2008-11-20





《没想到……》



小雪说过

就过了;你说过,就过了

准确地说,你们

没有同我打过一声招呼

甚至,连预感

也没有

就这么说过

就过了

还有什么

说过,就过了?



此刻,我坐在初冬的阳光下

象极了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用一把旧旧的指甲刀

细细地修剪着,日子的长指甲



2008-11-26





《空荡荡的日子里》



初冬的太阳

是一丸麻醉药

属暖,适合午后

看完“直击华尔街风暴”

“财富故事会”后,搬一把旧旧的木椅子

坐到阳台上

慢慢服用



2008-11-28





《》



在一堆甜言蜜语中

搁放一把匕首。这是谁的主意?

这是生活的主意——



2008-11-28





《煤气炉》



只要一打开

不管是不是电打火

整齐、细密的一圈儿小钢牙

就会静静地吐出一缕缕淡蓝色的火苗 



在你知道,一个人的死因之前

从张爱玲冷冷地描写中

你就隐隐预感到了

某种凶险 



2008-11-28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