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兰雪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2008年10月份诗歌小辑(26首)         

2008年10月份诗歌小辑(26首)

作者:兰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63 更新时间:2009-10-26 20:48:08
 



《暗物质,或者红樱桃》



必须把那些忧伤的叶子

压得很低很低

低过内心的一枚红樱桃

红樱桃上滚动的露珠

露珠上折射的阳光

才能将那些忧伤覆盖的暗物质,轻轻抱起

又轻轻放下



2008-10-26



《再写暗物质》



辐射,真的太强了

你必须蒙住脸,蒙住整个身体

据说,这还远远不够

有时,你必须整个人消失

而黑洞就在左边

斧头就在右边

作为一个温情+虚无主义者

你只好站在原地

一动不动



2008-10-26



《纸上的火车》



是我画的

还没画完,车轮

就“咔嚓咔嚓”地擦着钢轨

犹疑,只是瞬间的事儿

点下最后一笔

还没回过神来,火车已冲出画面——

车毁人亡



2008-10-26



《偶见》



我想换个角度

来叙述小城——

如果你在深秋的夜晚,正漫步于恒源大道上

不经意间

就会发现:天空有多大

小城就有多大

而最低的一颗星星

离恒源大厦*的楼顶,仿佛只有几丈高

似乎,踩着一架长长的软梯

就能

够得着它



2008-10-26





注:恒源大厦,临邑最高的一幢楼,据说二十层。





《雾》



我相信,那群小天使,是爱我的

早上,刚出门儿,她们就披着雪白的面纱

向我围拢而来。然后,伸出柔软的小手,众星捧月般地,将我轻轻托起

当我伸出手,只摸到一丝鼻息的微凉,却怎么也捉不住她们



2008-10-24



《深秋的雨》



一滴,一滴

落下来,就是微微的寒

湿气太重了

傍晚时分,从小城

自西向东

晚自习后,折返

身子,是一枚落叶的薄



2008-10-22



《》



窗外,香椿树上的叶子

就要落光了



每落一片

秋天就往更深处挪动一步

当挪动得不能再挪动的时候



冬天,从树梢上溜下来

溜到风中摇晃的鸟窝时,被轻轻绊了一下



2008-10-22



《十月》



含金量太高了

季节女神似乎有些托不住这个词汇

它需要不断地卸载:果实,叶片,花朵

甚至,生命和美本身……

据说,能放下的

不能放下的,都放下了

才能从容地进入

下一个

轮回





2008-10-20





《寄居蟹》



其实,也没有什么

就是喜欢,吃掉贝壳等软体动物的肉

然后,把人家的壳

占为己有





2008-10-20





《剩下的雨水》



不要落在我的前面

也不要落在我的后面;更不要落在我的左边

或者右边。要落,就落在我的伤口里——



这里覆盖着一层白花花的盐

需要干净的雨水来冲洗





2008-10-20





《》



又要立冬了

在一个女人,触手不可及的地方

一瓣棉花

发出些微的光



如果站在小小的花心上

能够

触摸到这种温暖



我宁愿保持身体的微凉

甚至,某种寒意





2008-10-19



《深秋的静》



顺着我的双肩流下来



一枚落叶

就能将它

划伤



2008-10-18





《洁癖》



多年来

她一直在水中揉搓自己

直至——



整个人消失 



2008-10-17



《一只蝉的自述》



1、关于前世



作为一种痛苦

我把它藏在身体的夹层



那里,仍储存着亿万年的黑



2、关于今世



我是快乐的



从黑亮的身体,到两只透明的翅膀,再到整个夏天,狂热的聒噪……



3、关于宿命



“立秋十八天,秋蝉往下溜。”



我明白——

所以,我退却



4、关于来生



我已厌倦了种种表达……



所以,我抛却肉身

爱上蝉蜕





2008-10-17





《》



我承认:

在这个世界上

我一直拒绝着什么

但事实是——



许多时候

我的身体就是一块海绵体

吸收到什么

就是什么





2008-10-16





读史:《飞机的发明》



1903年,莱特兄弟发明飞机

开始,人们在空中相遇

有时,还招手致意

时间久了

就自备手枪,小炸弹,甚至砖块……



于是,空战爆发





2008-10-15





《》



围着一个词儿

哭了,笑了



围着一个词儿

笑了,哭了



其实,抽掉一个词儿

不是

不可以



抽掉这个词儿

就等于抽空了生活



就等于——

抽空了



你我





2008-10-15





《在医院》



那些白色覆盖下的苍老与疾病

太可怕了!它把一个人的健康与美

一片片撕碎,然后

丢进冰冷的地狱



亲人的温情

抓不住什么,你也不能

为此,我决定

立份遗嘱:



如果,哪一天

我不幸成了植物人

请实施——

安乐死 



并请求:给我死的自由!





2008-10-15





《最后的花朵》



而我——

注定枯萎

注定死于一只青瓷花瓶

你也一样



但是

我们是秋天最后的花朵

开在宿命的边缘

注定——

一边枯萎,一边说出最后的爱





2008-10-12





《天空》



我不相信——

一碧如洗的天空,没有故事,也没有情节

故事和情节,全藏在雪白的棉花里

有着你我

想象不出的曲折与重量

有着蓝天浸染不透的白……



多年前,就被奶奶的纺车,一根一根,纺出来……





2008-10-11



《流水》



而她从水中渐渐醒来

带着新鲜的呼吸与新鲜的肉体

两只柔嫩的小腿在细沙中

越洗越白

白得就要开出莲花时

有人突然喊停

而水珠的喧哗声

就真的一下子消失了





2008-10-10





《流水》



“哗哗哗”

“哗哗哗”,响着的

只是一个人的欲望



如果有人,在两头打上结

他就站在了佛的一边





2008-10-10





《重阳节》



照常上班

照常下班

照常上菜市场

照常一边做饭,一边故做登高望远状

并把有关重阳节的典故温习一遍

如果不是

无形中,被一朵菊花控制

并将我带回唐朝的长安街头

和李白王维称兄道弟——



据说,为此

她不惜动用了内心的黄金,身体的曲线,以及那缕能穿透青铜与骨缝的香气……





2008-10-7





《在珠宝店》



你,还有你

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们,一个个贴着名贵的标签

神气活现地出现在各种精美的橱窗里

不象我

什么标签,也不贴

什么橱窗也不进

但我知道:

我是真的

而你们——

未必





2008-10-7







《》



允许空穴来风

允许空穴来风继续喂养那群长舌妇

允许长舌妇的舌头越长越长

长过膝盖,长及地面

直到拖在地上的舌头

被尖尖的高跟鞋

生生

踩疼





2008-10-1





《一把抽掉锁心的锁》



抽掉锁心

不是她的错

对你而言,她只是一个摆设

对邻居

对盗贼亦然

但是,她的存在

自有理由

正如你的存在





2008-10-1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