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诗报档案馆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女性诗歌飞翔的另一种新姿态——关于《女子诗报》“淡化女性意识”主张的讨论         ★★★

女性诗歌飞翔的另一种新姿态——关于《女子诗报》“淡化女性意识”主张的讨论

作者:罗雨,晓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39 更新时间:2009-10-25 20:44:14
 

发起人:晓音(肖晓英) 罗雨(罗小凤)
整理人:罗雨
总结人:晓音(肖晓英)
地点:扬子鳄论坛和女子诗报论坛
时间:6月15日——6月20日

“扬子鳄论坛”对此问题的讨论:

罗雨:这也算是个热点话题,欢迎大家讨论,我想这肯定会让我受益匪浅的:)

伊蓝:读了,问好~~~~~
七月的海的《开在远处》:“如果我爱你/就把你想象成一个地主少爷/你穿绫罗绸缎/提鸟笼/在我的屋檐下/晃来晃去/那一天,我满绣楼里找绣球/我急中生智/把一只绣花鞋,抛进你怀里//如果我不爱你/就把你想象成一个老地主/瞧你矮墩墩的/抽大烟、咳嗽/打哈欠、摸丫鬟/我不愠不怒/我是一朵红罂粟,懒洋洋的/开在远处”这首诗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使我想到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是女性意识?女人以自己的眼光调整对待男人的心理就是超越女性意识了吗?

罗雨:呵呵,姐姐:)
我觉得这应当怎样去理解这个“超性别”,超越不是彻底消除和完结,而是女性意识更高层次上的一种发展,因为男人为什么不提男性诗歌,就是因为一方面当然是历史造成的,这由几千年来的男性话语霸权造成,另一方面体现了男性的一种超性别,当然我不是主张女性霸权,而是要真正做到男女平等的话,就是历史如果发展到这一阶段的话,恐怕真要到“超性别”的境界,否则男女平等都只是跟现在我们的“超性别”一样只是一种审美幻象罢了,就像我们每次开党会都要说几句共产主义理想的话一样,呵呵。当然,梦固然美好,可现实中依然有很长很长的路,而且未来还不知道究竟会怎样呢?呵呵,正如博德里亚说的:我们正面临着一个新的没有未来的未来。可我们却依然只能一步步走下去。
我也只是随便谈谈,我们都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和意见的,呵呵。姐姐的观点也是很普遍的一种看法,不要介意我所说的,我们都只要能谈谈自己心中所想,思考一些问题,我就受益匪浅,不是吗?呵呵,今后要多向姐姐学习!
问好:)

桂林女把爷:仔细读了,不同看法########
我是不同意特意去淡化写作中的女性角色和女性意识的:-)其实《女子诗报》存在的本身就明示了男权社会中女性话语的天然弱势,我们可看到有一份《男子诗报》么?在这样的背景下谈淡化女性意识在我看来是不现实的,不仅“路途依然是遥远”,甚至注定是失败的。我倒觉得彰显写作中的女性意识也许反而更能争取话语权利。有感而发,得罪了###

罗雨:是啊,呵呵。
正因为没有《男子诗报》,《女子诗报》才以“淡化女性意识”为要旨,正是要摆脱这种打着“女”字旗号的诗歌景观,以求与男性诗歌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对话。当然,女性意识的张扬是多维的,“超性别”其实也只是这多维之中的一维而已,它超越于女性意识之上。这在第四部分中有详细论述,此不赘言。感谢你的不同意,其实“超性别”本身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以后还要向你请教,呵呵。

刘春:我也觉得她们做得还是不够好。
一方面要“淡化女性意识”,一方面又要取名为“女子诗报”(这等于“强化女性意识”了)。有些矛盾。周瓒她们的《翼》至少在名字上没有这个矛盾,《翼》也是专门发表女诗人的作品和研究文章的,有翟永明等女诗人坐堂,虽然这个论坛不大热闹,不过常有新东西。你可以多了解一下。(翼·女性诗歌论坛网址)

罗雨:这个(翼·女性诗歌论坛)也去过。
取名《女子诗报》就是为了给女性诗人一个浮出男性话语中心统治的文学界尤其是诗歌界层面的机会,许多女性诗人才不会被男性诗人们遮蔽,她们也说了《女子诗报》只是一个历史阶段的存在,最后随着女性意识的终结它自然也会终结,也就是说到那时候男女真的平等了,但到那时侯不知道还要多久,这也许只是一种理想吧,因为就目前看来男女永远无法真正平等一样,呵呵。但往往是这些理想性的东西引领着很多人去追求。这个问题目前在女性主义文学里很火,我只是阐发了一下《女子诗报》宣言中的一些观点而已哦,呵呵。

刘春:其实我也不懂这个,只是凭直觉说的.说错了别笑话:)

罗雨:怎么会笑话呢?向你请教都来不及呢:)

刘春:个人觉得诗歌虽没有什么“性别”之分,但是有“性别”之分也不代表着诗歌的落后。男性和女性之间在气质、性情、审美角度等方面有先天的区别,女性诗人如果能在诗歌中把握好自己熟悉的一面,同样能写好诗。“超性别”可能对某些诗人有用,但从更深层次讲,也许这不是一个诗歌问题,而是一个期待心理上的独立的呼吁而已。

罗雨:呵呵。也有人把这作为一个女性乌托邦或者审美幻象,但现实中其实已经有很多作家和诗人在实践并取得了一些成就,如张洁、陈染、徐坤、安琪、晓音等等,当然她们永远无法真正脱离女性这一本位角色,就像男性诗人、作家无法摆脱男性自身的特性和局限一样,就算有性别错位或换位写作(如古代的以女性口吻写诗),但依然无法摆脱这一天然的角色意识,所以这应当是多维的。就像你的诗歌一样,早期的部分让人读来觉得你是个女诗人,但有些却又大气浩然,所以这就是个多维的问题。当然,现实总会离理想相差那么远,尽管许多人为这理想奋斗了很多年,也做出了一些成就,但依然只能请君将就的,呵呵:)“超性别”便也许就是这样:)

刘春:这样说来,不是“超性别”,说“超性格”可能更科学些。其实当代也有一些男作家是以女性角度来写作的,比如苏童、毕飞宇的部分作品,近来有个叫姜俐敏的。文学不能规划或者先入为主的,以什么样的角度或性别进入写作,其重要程度并不像某些人认为的那么重要。有的男诗人的很多作品像女诗人的,更说明了文学这东西的复杂性和未知性。也就是说,从创作者方面说,有时候很多东西是不存在的。当然,我也理解那些很认真地研究这些问题的学者。不过,如果顺着你的意思说,从我个人的阅读和理解而言,女诗人伊蕾、林雪在这方面的探索比你列举的那几个中的大半人更有代表性。可能我不是你们女性,所以不大理解你们的诉求。不过我觉得要研究这个,读读苏珊·桑塔格的东西也许对我们都有些启发。她的书我买回来了,还没读完。

罗雨:但学术界只有“超性别”之说,没有“超性格”之说哦。
之所以“超”,而非用“无”来界定,也许带有一些理想的色彩在里面吧。呵呵。我不是女性主义研究者,我主张多维地张扬女性意识,“超性别”写作未尝不是其中一种有效的方式:)

刘春:"学术界"这东西,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毕竟观点是人提出来的

罗雨:那当然了,我们自己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的,不是吗:)

刘春:呵呵。

晓音:谁也超不了性别和性格。是淡化,为什么有的女性诗人一定要强调自己的性别?其实还是一种定势性的弱势心理的问题。女子诗报这个诗歌群体的最终指向不是性别也不是超什么,而是"诗歌"。

罗雨:谢谢晓音姐支持!不然我“孤军奋战”,快把持不住了,呵呵:)

晓音:没关系,我们在一起的.
比较遗憾的是,好象只有刘春兄在认真的说这类问题.

布鲁斯:猎人在抓一只兔子前,不会先看它——
是雌是雄?而我们笔下的文字就是那只兔子,我们在抓一只兔子前,无须先搞清这只兔子的性别,宗族,更关注的是出现在眼前的这只兔子是不是你想抓住的那只兔子?

晓音:你的话与我们并不矛盾啊
诗人就是诗人,而不是女的诗人.

晓音:我要说的在这里:
关键是在这个名字下面的文本实践....从诗歌的角度来说,反性别意识的觉悟与群体的集合才是女子诗报这个诗歌群体的初衷.至于什么大师坐坛更不重要,以女子诗报诗歌自创办到今天十七年的历程来看,时间意味着一切!在互联网这个平台上已经没有"大师"了.尤其是女大师.我们应该不会忘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期女性被看的历史,而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一些女性诗人对这种被看的接受和迎合,在此引用十六年前我文章中的一段话----- 随着新诗潮以及反传统诗歌语言、意识运动的多元爆破到主流线条的清晰、平稳发展,男人们把“诗到语言止”(韩东语)作为一个驿站,而女人们呢?还紧闭门窗在写字桌上营造着自己的感觉空间,形成了女人们独有的也被人恭维具有“女性特征”的女性意识创流“黑女人之风”“独身女人卧室”“黄皮肤旗帜”席卷了整个女性诗坛。于是众女人群起而效之,众准女人也击掌叫绝之。以远古时候的涂山民女“候人兮,倚!”到八十年代中叶的“今天太阳真好,去找几个男人来玩一玩”,女人们进入了一条宽阔但没有阳光的迷谷。其实,把迷谷之误归罪于女人,未免有些过分,正因为女诗人们是在男尊女卑的社会久的压抑下写作,所以一旦有机会,被压抑的逆反心理,便狂悖地爆发出来,使人难以拾。 具体在作品中表现为:诗歌语言结构的脆弱外在情绪的泛滥变态的性解放追求自我粉饰自我亵渎----晓音.<<意识的空间---对女性诗歌群体的冒险分析>>(<<女子诗报>>第二期.1989.5)
说明白一点:男性们最痛心疾首的,不是女子诗报在强调什么,而是这个群体的出现意味着结束和改变了女性诗歌被看的历史。

罗雨:对!支持音姐!

女子诗报论坛的讨论:

罗雨:这是女子诗报自己的问题,想听听姐妹们的意见:)呵呵。

晓音:我又存起来了!!!!
可以说,你的出现是女子诗报的另一只腿的成形。我一直说女子诗报十几年来一直是单腿(诗歌创作)行走的,现在你改变了了它。谢谢你!说实说:在当代女性诗歌史上,我一直认为女性诗歌评说靠那些男性是不行的,他们的评说:一是不关痛痒,二是萎琐,三是---说不出的别扭。周瓒的女性诗歌文论比较好,现在是你的。

罗雨:呵呵,谢谢晓音姐的鼓励!问好:)
有不正确的或是偏颇的地方还请指出来哦,这样我才能不断进步,呵呵:)

黄芳:再次学习。
这几天正在重读徐坤的《从此出发,走向无涯》,回头再看罗雨的,觉得其中有诸多暗合之处。“……现代阶段的女子写作则进入‘实践’阶段,‘独立’与‘解放’是其共同标识,其目的是通过女性个人和群体的身体力行,争得在文化及其政治经济领域里的男女平等。”这是徐坤的小段话,我想这自然也不是女权主义宣言,而是一种反思与愿望。类似于如此的文论也许会引来众人的争议,但它所思索和阐发的积极意义,却是不容置疑的。就像罗雨这篇。

罗雨:谢谢芳姐支持!问好:)

馨怡轻舞、辰光、子规、海上明月:真好,再学习了。问好心雨:)

紫衣:罗雨好:)
刚细读了这篇作品,心感震撼。擅自转于其它论坛让大家品味。一篇有代表性的作品有争论是正常而可喜的。很有才华的妹妹,问好!

罗雨:多谢捧场!多批评哦,问好:

游戏诗歌:我必须指出:女诗人和男诗人都是写作中国自由诗的诗人。作为一名写作中国自由诗的诗人,你唯一的任务是把好诗献给人民和祖国!即是说:中国自由诗的诗人只能走中国自由诗的道路!除此外,中国自由诗诗人选择的任何道路都只能是中国自由诗道路的一部分!

罗雨:呵呵,这只是一种话语策略。
女性诗人要取得与男性诗人同样的话语权,就必须采取自己独特的话语策略,方能改变几千年来“被看”的命运,在诗坛上真正为女性诗歌撑起半边天。

游戏诗歌:男女平等!女诗人和男诗人一样都是中国自由诗的诗人!

罗雨:《女子诗报》的“淡化女性意识”的主张就是为了让男女诗人真正平等,取得平等的话语权,编辑们和读者们不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女性诗人的作品,他们总认为女性诗人背后一定有一个男编辑在支撑着她们而不是作品的质量,这显然是男女无法平等的显现,我们就是为了杜绝这种偏见,才主张“淡化女性意识”的。女子诗报论坛上引人注目的一句话是:“请正视诗歌而不是关注女人”,便是此意。

游戏诗歌:对"淡化女性意识的思考",女性诗人朋友请进:
《对"淡化女性意识的思考"》 :我不同意淡化诗歌中的性别意识,特别是女性的性别意识!而在真正的诗歌文本的实际操作中,这种“淡化女性意识”的努力往往是以失败告终的! 女性性别意识也是诗歌所要歌唱所要表现的一个主体的构成部分!如女性的美丽、妩媚,女性的细心、温暖和关爱,母亲的慈祥、呵护以及女性的情感的渲染和张扬!这一切就构成了女性诗歌的无可被否认的与生俱来的极具女性优越感的诗歌特质! 女性诗人在自己亲手创作的诗歌里宣扬自己作为女性的美,这是女性诗人的天生的权利!女性诗人不宣扬女性的美,难道是要把这个任务交给男性诗人吗?! 因而也就没有必要提出在诗学理论上“淡化女性意识”即“超性别”这个概念,不论是女性诗人还是男性诗人都一样,关键要做到的是:在我们的诗中宣传我们诗人的良心,引导人们走向精神的净土! 我们中国的女性诗人们!你们必须为中国的女人和男人们奉献出歌唱中华民族女性特质的优秀诗篇!这责任对于你们是不可推卸的!
感谢您阅读我的这篇短文!最后让我祝女性诗人朋友写出不负我们这个变革时代的优秀诗篇!

罗雨: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艺术追求与取舍的哦,呵呵。

游戏诗歌:当然!当然!祝你把诗写的更好!

罗雨:谢谢!

游戏诗歌: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取名《女子诗报》,男性诗歌并没有取名《男子诗报》,“翼”诗歌论坛也没有标榜女性。

晓音:其实一个刊物取什么名字并不是问题的核心。关键是在这个名字下面的文本实践....从诗歌的角度来说,反性别意识的觉悟与群体的集合才是女子诗报这个诗歌群体的初衷.至于什么大师坐坛更不重要,以女子诗报诗歌自创办到今天十七年的历程来看,时间意味着一切!在互联网这个平台上已经没有"大师"了.尤其是女大师.我们应该不会忘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期女性被看的历史,而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一些女性诗人对这种被看的接受和迎合,在此引用十六年前我文章中的一段话----- 随着新诗潮以及反传统诗歌语言、意识运动的多元爆破到主流线条的清晰、平稳发展,男人们把“诗到语言止”(韩东语)作为一个驿站,而女人们呢?还紧闭门窗在写字桌上营造着自己的感觉空间,形成了女人们独有的也被人恭维具有“女性特征”的女性意识创流“黑女人之风”“独身女人卧室”“黄皮肤旗帜”席卷了整个女性诗坛。于是众女人群起而效之,众准女人也击掌叫绝之。以远古时候的涂山民女“候人兮,倚!”到八十年代中叶的“今天太阳真好,去找几个男人来玩一玩”,女人们进入了一条宽阔但没有阳光的迷谷。其实,把迷谷之误归罪于女人,未免有些过分,正因为女诗人们是在男尊女卑的社会久的压抑下写作,所以一旦有机会,被压抑的逆反心理,便狂悖地爆发出来,使人难以拾。 具体在作品中表现为:诗歌语言结构的脆弱外在情绪的泛滥变态的性解放追求自我粉饰自我亵渎----晓音.<<意识的空间---对女性诗歌群体的冒险分析>>(<<女子诗报>>第二期.1989.5)
说明白一点:男性们最痛心疾首的,不是女子诗报在强调什么,而是这个群体的出现意味着结束和改变了女性诗歌被看的历史.

七月的海:一气读完,禁不住叹服.罗雨是弟弟还是妹妹?
这文章真有气势,好~!

罗雨:呵呵,姐姐,我是妹妹。还望多批评指教!

笛语:值得思考的话:
这些年女性诗作者的势头风声水起,但真正能立于山头的女诗人能有几位呢?所以如何去写,如何让人们从潜意识里丢掉女诗人中的‘女’字,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罗雨:呵呵,是啊,值得我们大家思考。

紫衣:学习和欣赏:)

黄金写手:小罗,你的贴,还是颇具可读性的。支持一下。哈。

罗雨:谢黄金写手老师!问好:)
今后还望不吝赐教!您是写手,我是学手,我要多向你学习才是。

黄金写手:罗雨,瞧你说的,还不羞死俺。俺只念到中学毕业。怎敢在你面前搬门弄斧?细读了一遍你的文,确实很有说服力。思路较宽。象这样的文文,贪玩的小女生是写不来的。只有安静好学的大姐姐才有这个耐心。哈哈,偶叫你一声师姐啦。师姐,以后要多教我呀。嘎嘎。咱们可是要有一整套的理论来支持自身的诗歌写作。那样咱们的诗歌写作才更有力量。你说是不是啊?

罗雨:师姐自是不敢当,还望以后多指教,或者交流。

黄金写手:看看《月的中国》,看看早几年阎月君、翟永明的诗歌、虹影、王安忆的小说就已经告诉你何为超性别写作。那不是新话题。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话题。另,舒婷有一首诗歌也非常大气。再一个他们所谓的裸体写作,实际上也是超性别意识的写作。还有我最近看到的一篇杂文《女人,你裸吧,不是罪过》。如今的超性别写作。在杂文、散文的写作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广东女作家有文《男人,必须战斗》。

罗雨:谢谢。
先谢谢您的指教,问好:)这里讨论的是女性诗歌领域里,尤其是《女子诗报》阵地里的话题。当然说是新话题也确实不新了,要看你怎么去理解,因为目前很多人在反对这个,只要没有定论的永远就有新意(不过很多观点都是永远没有定论的)。您所说的王安忆等人其实也不是最早的,但那是小说领域里;翟永明的诗歌还算不上超性别写作,黑色旋风的那群诗人其实还处于女性意识刚刚觉醒的时候,而舒婷的女性意识可以说处于萌芽阶段,她以树的形象要求与男性平等,确实是女性诗歌天地里的一声春雷,但还不够。当然这是我的粗浅理解,还望多指教:)问好黄金写手老师。

黄金写手:支持并挑战男性话语权:
罗雨、刘春、晓音、黄芳、布鲁斯几位朋友说得都很精彩啊。其实,有些男性写手的作品也很女性化。不过太女性化就显得有点娘娘腔了。不好。不管男女,超性别写作必须与原初写作巧妙地揉和在一起。女人有阴柔之美,男人怎么也学不来的。这是咱们的骄傲。不是吗?现如今偶尔地加进了超性别写作,也是为争夺女性话语主动出击权。我认为的这超性别的超字,还要出头一些。最好有让我们的姐妹们看到羊脚。 女性作品不但要求语言的质感、艺术的品味,而且思想的掘进方面,要超过男性。以前是总让男人们俯视我们。男人们总是动不动说粗话,如“看那个死三八”。现在咱们要颠倒过来说,你瞧那一小搓自以为是的小男人。是的呢,男人很多时候就象个孩子,你要去哄他们。他们最爱听美言,他们要求你们说话温和一些。有点强硬了,他们就跟你叫劲。男人们就这心理。看吧,现在我们中的优秀的三八旗手也开始用目光去斜射他们了。咱们开始以更挑剔的眼光看他们了。男人,你走吧,走了最好永远别回家。可是男人呢,在外面玩累了,还会象狗狗一样回家。你不开门吧,他傻得象孩子一样在外面死等一个晚上。男人弱起来可真象小孩,也爱冲动。男人一旦卷入情字可就惨了。男人为女人犯罪这样的例子还少么?虽然有时他们的父母会对儿说,不就是个女人么?可是他们还是醒不了,死钻牛尖角。 而我们的文学作品就是要反应女性不断要求话语主动出击权的新文化革命运动。没错,我要说的绝对是空前绝后的语言革命。把黑白颠倒过来。把男尊女卑的思想给纠正过来。回想一下母系氏族公社的繁荣盛世吧。之后几千年来,都是被他们所掌控。现在就是要慢慢扭转这种局面。女权文化运动已经盟发,亲爱的姐妹们,你们还愿意被男人们精神奴役下去吗?呼唤大多数有前卫意识的女子,向他们主动出击吧。

黄金写手:《女性诗歌建设纲要——搞笑篇》
前言 各位关心女诗发展前景的好朋友,大家好!新一轮的全国性赛诗会不日将在风景秀丽的富春江畔举行。届时将会按排一些精彩的节目与大家见面。并在咱们的女诗人晓音老师的带领下一起去江南四古镇观光旅游。玩呢,要尽兴。回来之后可要好好抒发游历心情呀。机会难得呀,大家可以向组委会报名。不过,每位参加的朋友都要出一份关于21世纪女性诗歌建设的诗学纲要或文论一篇。希望大家积极响应此次活动。我在这里仅代表诗报领导向各位好朋友致以衷心的祝福。祝愿大家诗艺精进。诗报大厅内不时有窃窃私语。小咳一声,晓音拿起演讲稿开始长达30分钟的发言。之后是罗雨作了补充说明。介绍了此次行程的几个景点。这一下子,可调了几个小年轻的胃口,大家纷纷报名参加。最后晓音提了几个要求。就是让大家加大力度宣传此次新诗路精神,以推动新世代语言革命迈向一个新的台阶。会后,我琢磨了诗报领导的发言和罗同学的方言,粗略地写就了一篇小文。以博众诗友一笑。如有不妥之处,望请见谅。
正文: 关于超性别写作,淡化女性性别意识这方面的诗歌论争,已成为咱们女性诗报最近几天的谈论焦点。本人以为,此话题的展开,标志着女性诗歌写作将迈向一个新的台阶。同时意味着女性诗歌的建设又注入更新鲜的血液。我们需要最大多数的女性诗写者加入到我们发起的超性别写作中来。以集体主义精神,让我们今天的诗歌写作突破女性传统写作。以仰望的高度审视我们今天的诗歌写作,并且加大写作力度,推出优秀诗作。在这方面,咱们的晓音大姐等诗歌前辈们可要起领头羊的作用哦。咱们可是任劳任怨地充当勤务兵的角色。有什么任务交给咱们去做,相信姐妹定会为诗歌效忠,誓死捍卫女性诗歌的精神主张。为中华诗歌的繁荣愿效犬马之力。不过可不是喊口号,要有实干精神哪。 浏览了一下罗雨同学和大家有关于新诗建设的讨论贴,我惊喜地发现,以下几位朋友的发言都很精彩。比如:罗雨、刘春、晓音、黄芳、布鲁斯几位朋友很有话语说服力。尤其是晓音和罗雨两位的发言,让咱们大家受益匪浅哪。罗同学还是很有号召力的嘛。我这个只读几年书的小学生也被调动了想要一吐为快的说话欲望。谢谢罗同学呀。可别叫俺老师。俺可是光拿了小学毕业证书呀。看看小学同学的留念册同学的留言吧:好同学,早生贵子,发了财别忘请俺喝酒哦。开个玩笑,再来谈话题。 其实,我以为吧,有些男性写手的作品也很女性化。不过太女性化就显得有点娘娘腔了。不好。不管男女,超性别写作必须与原初写作巧妙地揉和在一起。女人有阴柔之美,男人怎么也学不来的。这是咱们的骄傲。不是吗?现如今偶尔地加进了超性别写作,也是为争夺女性话语主动出击权。我认为的这超性别的超字,还要出头一些。最好要让我们的姐妹们看到羊脚。 女性作品不但要求语言的质感、艺术的品味,而且思想的掘进方面,要超过男性。以前是总让男人们俯视我们。男人们总是动不动说粗口。看那个死三八。现在咱们要颠倒过来说,你瞧那一小搓自以为是的小男人玩啥花样,一肚子坏水。是的呢,男人很多时候就象个孩子,你要去哄他们。他们最爱听美言,他们要求你们说话温和一些。有点强硬了,他们就跟你叫劲。男人们就这心理。看吧,现在我们中的优秀的三八旗手也开始用目光去斜射他们了。咱们开始以更挑剔的眼光看他们了。男人,你走吧,走了最后永远别回家。可是男人呢,在外面玩累了,还会象狗狗一样回家。你不开门吧,他傻得象孩子一样在外面死等一个晚上。男人弱起来可真象小孩,也爱冲动。男人一旦卷入情字可就惨了。男人为女人犯罪这样的例子还少么?虽然有时他们的父母会对儿说,不就是个女人么?可是他们还是醒不了,死钻牛尖角。 而我们的文学作品就是要反应女性不断要求话语主动出击权这一特征。没错,我要说的绝对是空前绝后的语言革命。把黑白颠倒过来。把男尊女卑的思想给纠正过来。回想一下母系氏族公社的繁荣盛世吧。之后几千年来,都是被他们所掌控。现在就是要慢慢扭转这种局面。女权文化运动已经盟发,亲爱的姐妹们,你们还愿意被男人们精神奴役下去吗?呼唤大多数有前卫意识的女子,向他们主动出击吧。我在这里真诚呼唤咱们的诗歌高手推出精品力作,与堆雪的《黄河》、伊路青鸟的《霸王别姬》等佳作相抗衡。 谢谢姐姐妹妹们的支持。嘎嘎。谈得有点不着边际了,我是小学生。我笨嘛。我看你们老读诗,怕你们产生阅读疲劳。这不给你换换口味。希望姐妹们多多关照于我。吾当不甚感激。


罗雨:我发现一个问题:
在扬子鳄论坛上大家都基本上反对“淡化女性意识”、“超意识写作”,而在女子诗报论坛上却以支持态度居多,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扬子鳄上男性居多,他们依然以男性话语中心的视角在看我们女性诗歌。但我们自己的道路和姿态是正确的,只不过当前语境下我们依然无法取得男性诗人或文人们的认同,这正反映了女子诗报观点的正确与先锋,也反映了道路的长远和艰辛,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吧,为了在这男权话语中心的诗歌界取得一间我们女人的屋子!

游戏诗歌:不需要“淡化女性意识”、“超意识写作”女性诗同样可创出自己的诗天地。让时间来证明吧!看你们能不能成功! 但我本人希望你们的主张获得成功!

罗雨:谢谢。《女子诗报》把“淡化女性意识”作为自己的艺术与精神追求之一,其实是想让女性诗歌从舒婷式的表面性别意识的抗衡转向更深沉、更内在的艺术体验,从而彻底摆脱历来性别对女诗人笔下诗歌的纠缠,让诗歌真正回到诗歌。当然就目前来看,要走的路还很远,这就需要我们每个爱好诗歌的女性共同努力!性别意识的淡化直至消失,代表了当下部分女性诗人新的创作倾向与艺术追求,彰显着一种非常先锋与前沿的理论诉求与精神向度,这是《女子诗报》在诗坛上举起的一面鲜明的旗帜,未来会怎么样,我想只有像你刚才说的: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谢谢各位!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