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晓音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叙事2009         

叙事2009

作者:晓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328 更新时间:2010-1-11 21:44:24
 

晓音的诗   《叙事:2009  

   

   

   

云想衣裳花想容  

   

   

天气开始转凉   

我开始清理衣服  

——把冬天的衣服挂出来  

把夏天的衣服收起来  

   

像这样的事情  

我每年都会乐此不疲的  

做一回  

   

我把每件沉入箱底的衣服   

都穿了一遍  

我在寒冷到来之前  

提前让自己美丽一回  

   

那件宝蓝色风衣  

让我想起好友安琪  

她在Q里的经典形容——  

穿上它,晓音就像工会的女干部  

   

安琪当过这件衣服的架子  

我想像得到,在王府井大街  

向卫国看到这件衣服  

穿在自己老婆身上  

那种放心的眼神  

   

安琪说,如果那天让她说话  

她觉得向卫国应该给晓音  

买休闲式样的  

只可惜,同去王府井的  

还有一个 张德明 博士  

安琪的声音被  

两个男性榨成王府井上空  

可有可无的风  

   

我把衣服穿在身上  

对着镜子,我的面孔  

突然就变得很严肃  

就连经常搭在眼前的  

那缕头发,也条理分明起来  

   

   

   

1937年和一个人的名字  

   

   

1937  

我的一个乡亲死了  

    

他为这次死亡
走过了三十七条河流
在最后的那道河床上
他向天空伸开了翅膀  

   

他是我的乡亲
这是很多年后  

我无意间看见的一个名字  

华品章:四川西昌西乡镇人
国军262师上校副旅长…….  

   

因为他是一个军人
就必须战斗和杀戮
像许多人一样  

告别妻儿、故土  

把生命交付给悲壮  

直到,某一个时刻  

身体溶入沙场  

   

而你倒下的,是  

1937年的南京城
是太阳的旗帜  

是汹涌的人头和阴郁的天气  

血顺着城墙漫向河流
绝壁和深渊。我想像得出  

你倒下的那个时刻  

你的眼睛里,那种悲凉的绝望  

   

但是,七十二年了  

我却不知道你  

我甚至不知道  

2008年夏天  

一个缺少阳光的正午  

我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纪念馆  

看到的30万具白骨中  

有我的一个乡亲  

   

72年呵!是什么样的风  

才能把历史吹成了烟尘  

是什么样的雨  

才能把记忆滋润成一枚  

艳丽的浆果,深藏鲜血和羞辱  

   

而我们曾经同在  

西昌缀满星辰的天穹下面  

你离开家乡的那天  

豌豆花的香气  

一定也缠绕着  

乡间的瓦屋和树林  

一定也有老人在火炉前  

安详的打盹;一定也有孩子  

在襁褓中呢喃……  

   

但是,我始终看不清你的脸  

72年的岁月  

犹如一柄迟钝的刀具  

把所有的日子都写上蹉跎  

而一方残存的墓碑  

把我曾经明亮过的一切  

变得无比得晦暗  

   

   

   

   

200910:与蚂蚁的默契  

   

题记:10月,收到黄仲金的诗集《与蚂蚁的默契》  

   

   

这本书,从攀枝花市的某个邮政局
寄出。这让我想起  

很多年前,我生活在西昌老家的
那些被攀枝花浸润着的
怀念而且伤感的日子  


我还想起今年的七月
我乘坐的那趟,从昆明开往西昌的火车
忽然就被泥石流阻隔在元谋  

在攀枝花的汽车站
我想起,我与写诗的黄仲金
此刻,同在一所城市的攀枝花树下
我拿起手机,却不知道
黄仲金手机的号码
于是,攀枝花就陌生得让我害怕

  

在攀枝花通往西昌的高速路上
我想:如果攀枝花的市委书记
是黄仲金就好啦!至少
我可以在那个城市
用政府的公用轿车旅游一下
或是从容不迫地在攀枝花的某个高级酒吧
缅怀很多年前,在老家西昌
幸福或是不幸福的那些生活  


可是,黄仲金只是一个诗人
一个与我一样
世上多一个无妨  

少一个也无妨的
被城市凋零的符号
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我的姨妈们  

   

题记:我有三个姨妈,解放那年,他们的男人(我的姨父们),在新中国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同一天被押往刑场枪毙了。而那年我的姨妈们,一个20岁,一个18岁,一个16岁……  

   

二姨  

我的二姨有很多帽子
但是,我还是想给她买一顶  

   

二姨这一辈子太苦了
那年,她刚刚生下我的表哥
二姨夫就被枪毙了  

   

那时候枪毙反革命
不像现在这样
法院发给家属一纸通知
然后去某个地方  

领出亲人的尸体  

   

行刑的地点  

就在县城钟鼓楼下面  

我的二姨,眼睁睁的看着
一颗子弹穿过丈夫的头颅  

脑浆白花花地洒在  

表哥的襁褓上  

从此,我的二姨  

每逢天阴下雨
头就会疼痛难忍  

   

于是,在我的记忆中
二姨总是戴着帽子
好多次,我看见二姨洗头的时候
就对着镜子照自己乌黑的头发
那时,我的二姨
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后来,二姨老了
表哥给她买了很多很多好看的帽子
二姨把它们一一锁进柜子里

  

然后就给我们讲二姨父——  


民国那一年的正午  

太阳明晃晃的
十六岁的二姨和一个女生  

拉着手,远远的看见
来相亲的二姨夫  

穿着军装,挎着匣子炮的样子
就喜欢得要死  

   

我的二姨没有想到
她喜欢得要死的这个人
和她生下了一个儿子
就被枪毙了  

   

如今,我的二姨老了
她的耳朵已经很不好使
常常把吃饭听成睡觉
但是,只要有人放鞭炮
她还是要惊恐地护住脑袋  

   

我们去看二姨的时候
都会给她带上一顶帽子
 

  

 2009326   

   

四姨  

   

十七岁那年  

四姨嫁进了豪门
她的男人与我的二舅同在南京求学  

读那所大学的人非常厉害
毕业后,最差也能当个县长  

   

只可惜,我的二舅和他的同窗
刚刚毕业就赶上解放  

他们两个在同一个刑场
同一个时间被枪毙了  

   

我十八岁的四姨
就成了寡妇  

她居住的宅院
分给了穷苦的人  

   

无处可去的四姨
嫁给一个死了妻子的医生
当了他女儿的后妈  

   

但是,1957  

一不小心,医生成了右派
在医院宣布开除他的那天
医生突然就疯了  

   

后来,我的四姨一家  

被单位像扔垃圾一样
扔到了农村去劳动改造  

   

1980年,政府给右派评反
四姨一家又回到单位
可我的四姨父  

才沐浴了几天昭雪的春风  

就病死了  

   

四姨又嫁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个老革命
1938
年就入了四川的地下党
他年轻的时候见过四姨
凭着当年对美女的记忆
他娶了我的四姨  

   

但是,老革命太老
和四姨没过几年就瘫痪了  

   

我的四姨有一个女儿
还有二个亲生儿子
但是,现在能养四姨的
就只有这个老革命啦  

   

 2009419 凌晨  

   


小姨  

   

   

小姨十六岁  

就成了寡妇  

那时,小姨还不知道  

成了寡妇  

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她的婆婆,只有一个儿子  

枪毙她的儿子的那天  

她的眼睛突然就瞎了  

   

而我的小姨  

居然还在地里  

使着全身的力气  

拔出了一棵  

长工们没有来得及挖出来  

就解放了的大萝卜  

   

后来,我的小姨  

就来到我家  

成了我妈教书的那所小学  

一年级的学生  

   

小姨在班级里  

学习出类拔萃  

每次她的算术  

都是年级第一  

可是,小姨的出身  

让她没有读到毕业  

   

小姨二十一岁那年  

改嫁给一个南下干部  

   

南下干部是酒厂的保管员  

他经常叫小姨把一些陈年的粮食  

送给亲戚,所以我的亲人  

都挨过了大跃进后的饥荒  

   

好人的命,总是不长  

我的小姨父  

是太行山区的小八路  

十六岁就加入共产党  

他为了国家的几麻袋粮食  

竟丧身于滚滚的车轮下面  

   

我的小姨  

怀抱未满周岁的孩子  

捧着一张烈士证明  

哭得死去活来  

   

后来,我的小姨  

又嫁给了一个老革命  

老革命是山东人  

在一个工厂当书记  

   

书记和他的前妻  

相濡与共二十几年  

却没有生下一个孩子  

   

小姨和他睦相处  

用一生的积蓄  

建了一栋小小的房子  

小姨父就死了  

我的小姨  

又成了孤独的人  

   

她的独生儿子  

在离她很远的县城工作  

平时工作总是很忙  

   

每年过节的时候  

我的小姨就会做  

很多好吃的东西  

她总是逢人就说  

我的儿子,要回来啦  

   

   

   

 2009422 凌晨  

   

   

   

致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强烈倡议公务员在家中上班  

   

   

敬爱的市长先生:您好,  

本来我想到您办公的地方  

亲手把这封信交给您  

但是政府大院的门口  

经常有人围在那里  

他们是不想和谐的群众  

虽然人很多,但是  

您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的公安完全有力量  

围追堵截住,那些草民  

   

其实,我写这封信  

只是想给您提一个小小的建议  

因为最近天气很热了  

您办公的大院里  

几百个公仆太辛苦啦!  

每天因为上班  

他们得告别自己的妻儿来办公室  

看一点也不好看的报纸  

看一点也不喜欢的  

上司的脸  

   

而且,那些年轻的公仆  

一点也不体恤年纪大的公仆  

他们总是把冷气开到20度以下  

   

我认识的老张  

最近就特怕上班  

老张有过敏性鼻炎  

他家的空调  

从来没低过28  

   

老张从入夏起  

就在家里上网玩偷菜  

偶尔也会有同事  

打个电话,说点单位的事情  

所以,老张到了年底  

还是可以当上单位的先进  

   

   

敬爱的市长先生  

您可不可以把老张做一个典型  

让人民的公仆回到人民中间  

在自己的家中处理公务  

这样,冬天可以节约暖气费  

夏天可以节约电费  

您喜欢的财政局长  

可以把省出来的这笔办公经费  

放进公仆们的菜篮子工程  

   

更重要的是,公仆们的家庭  

会因为这种上班方式  

更加的安定团结。比如  

老张的老婆就很担心  

老张会在上班的8小时里  

做些不安份的事情  

   

所以,敬爱的市长先生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  

提倡公仆们在家中办公  

都是一件,有百利而无一弊的事情  

   

文章录入:晓音    责任编辑:晓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