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小说随笔评论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通向完美的可能之路         

通向完美的可能之路

作者:靳晓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28 更新时间:2009-11-10 21:33:27
 







有这么一种活计:你怀着幸福感读很多很多的书,然后写出你的感受,被登载出来与人共享,之后有人给你钱。于是你可以读更多的书,挣更多的钱。这样的营生该有多好。洁尘在这本《提笔就老》的书里,干的就是这等美差呢。可是你得有识宝人的眼光,美食家的味蕾,拾得来,嚼得出书里许多好处,说给大家听。

这件事洁尘干得漂亮。她有纯正的品味,独道的见地。你也许会说,品味这东西,各有不同,很难调得同一。关键是洁尘能唤起你的阅读热情,我一向不喜欢按图索骥似的阅读,但读过洁尘写的关于书和电影的文字后,我常会找书找碟来看。有时候你不一定作同意她,但已被她的文字、见地蛊惑和煽动,这由不得你。让你身不由已,洁尘有这本事。

《提笔就老》这书名就别有意味,好的书名一经说出口就再也不能改了。这书名原是洁尘这本书里一篇文章的名字,原意是有一类女作家,她们一提笔便写出老道的文字,所谓“提笔就老”——没有青涩的练笔期,只是用做一本书的书名时就有另一番意思了,界限已被扩展,恍惚中令人生出苍茫感来。那些提起了笔的女人呀,一开始便老了。何况,文章本是千古的事情,在时间和时间的流逝中,或被削薄或被增厚,自是在老去的。

这是一本写女作家以及作家笔下女人的书。看来洁尘对这一话题关注很长时间了。集子里最早的文章写就于1995年。有快10年了。洁尘的笔游走在这些提笔写作的女人间,像个气象镇定的观察者,自有观察者的清醒。她的笔像刀锋,干净、利索、准确地把笔下之物切成想要的任何形状,写这么一本书有些像一次长长的旅行,洁尘可以去许多地方,结识许多人并进入她们的内心。干这件事想来是相当过瘾的。可以在每一个身上满足自身上的另一面——如果每一个人身上注定有另一个自己的话。洁尘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不率性,一点也不率性。这等于宣称自己是理性的。是的责任、自律、坚定不移地沿轨道前行,这是洁尘为自己定下的道路,她天性如此,她遵从着。她生命中丰沛的大水是加筑了河床的,这确保这水无论如何汹涌,都会东流到海,不会中途流失。在日常里洁尘生活规律,起居有度。她每天上午写作四小时,中午小睡,下午或会友或阅读,晚上伴陪家人,偶尔泡泡吧什么的。她線体稳定,以大脑皮质而不是杏核对事物做出反应。有许多女性写作者都有一种不知来自何方的眼神,迷离、游移中很有些迷人,但不稳定、不可靠。可洁尘不,从洁尘的眼神中能看出她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记得前些年洁尘在一篇文章里说,在某时某地,大概是在北京的天坛,她突然决定,决心这一生要做一个幸福的人。这真是个天大的决定,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桩有了金钢钻地不太敢揽的磁器活,洁尘敢。不管人们对幸福的认识如何,我的认识很简单,如果一个人能使自己井然有序,他和自己的关系便是和谐的,而这种自我和谐在我看来几乎就是幸福了。道路已定,决心已下,我坚信洁尘是个说得到做得到的女子。

洁尘还说,她喜欢旁观传奇。我理解这话的意思是她喜欢传奇但不希望自己成为传奇。于是她写作,写那些写作中的女人,以释放自己身上的戏剧性。不想让生活戏剧化的最好办法就是在笔底掀起波澜。然后站在岸上观望、感慨。于是洁尘有了两重生活,现实的、文字的。她在同一时间满足身上两个自己。如果说这不算通往幸福的可能之路,也要算通往完美的可能之路了。

洁尘的文字依然经书般不容置疑,几乎霸道地掷地有声,并且时常出彩。比如她写杜拉斯终其一生渴望母爱而不得的绝望过程:“我惊奇地发现,杜拉斯的嘴从樱桃小口渐渐地变得不可思议的扁阔,让人联想到一条干死的鱼争取呼吸的全过程。”她把逝去的爱情比喻为生命中的一道甜品。她写一种叫香云纱的传统天然丝料,那丝料纯手工生产,穿洗越久,手感、色泽越好,她断言:“香云纱不该是史良的,但完全可以是宋家三姐妹的居家衣服。”这简直就是蛮横,但洁尘有足够的说服力:这香云纱“不算华贵,但非常讲究,有点慵懒,有点颓废,很女人,很私密,文艺味道重,但又不文学”。洁尘时常在文中给出结论,我以为洁尘下断语的自信源于她对事物精微之处的准确把握。读洁尘的文字让人注意力高度集中,可以一口气读下去。因为它准确,准确得近乎正确,而正确即是真理。尽管洁尘的正确总是以偏锋杀   将出来,还是能叫人辩认出它的真理性来。放上这么多前缀,如果我说洁尘是个在真理边缘行走的人应该就比较妥当了,洁尘有底气把话说得掷地有声。

对于我,最真实的洁尘总是出现在夜里。我以为一切事物最本质的部分都发生在夜里,在独自一人时。有些夜晚,洁尘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那声音幽幽的,不那么掷地有声,那微微迟疑,缓慢的语调里有洁尘对人和事的了解,了解后的无奈,无奈后的通透,通透后的释然……仅一下,洁尘偶尔打开心门,然后便轻轻地关上。悄无声息。她回到文字中,在那里,她多么自由、惬意、安全,绝对安全。她迷恋文字,影像已经多少年了?文字和影像是她心灵的向往和表达,那里,只有那里,有通向完美的可能之路。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