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罗雨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陌生的我(外二首)         

陌生的我(外二首)

作者:罗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37 更新时间:2009-11-9 20:52:56
 

 

    陌生的我

 

我凝视着镜中的自己

反复地

那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陌生的笑,陌生的语言

陌生的心和灵魂

梦也陌生着

在那陌生的睡眠里

 

从出生的那一秒起

我被世界抛弃

抑或我抛弃了世界

灵魂开始了漫漫孤旅

何处能寻见高山流水?

何处能把酒言心?

 

或许影子是我们今生

唯一的伴侣?

陌生的镜子里

我分不清镜里镜外

谁更熟悉,更亲近?

 

     囚鸟

 

我被自己囚禁

在你的花园里,绝望着

不能高唱,也不能低吟

只如尘埃般,沉默着,低徊

让冰冷的声音冻凝足迹

让心聋了,眼哑了

片片老去的落花

是我唯一的慰藉与伴侣

 

千百次的等待,千百次的呢喃

梦里唯一的暖意

被一点点榨干,驱逐

 

声声断弦里

残阳枕着衰草沉睡千年

影子叹息着

在你的花园里

谁在用手指轻轻剥碎残梦

 

   十字架

 

我是你沉重的十字架

今生,也许从前世开始

便挂在你灵魂的枝桠上

 

你看,那空心的爱情,空心的风

他们相互追逐着

在热闹的荒街上游荡

那些沉在爱情幻想未醒的人啊

都成了他们木偶戏中的主角

 

而我,与你

亲爱的,我们演出了什么

扮演了什么

一切仿佛是梦,是寓言

是别人的神话

 

今生的戏里,主角缺席

我们成了彼此唯一的观众

你灵魂枝桠上的十字架

是唯一的道具

是阿佛洛狄忒*不小心遗落的一枚胸针

*阿佛洛狄忒在希腊神话和罗马神话中是爱与美的女神,是爱神厄洛斯的母亲。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