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罗雨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边缘爱情》(2)         

《边缘爱情》(2)

作者:罗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89 更新时间:2009-11-9 20:52:54
 

  《边缘爱情》(组诗2)

 

     

你是我今生解不开的禅

是那禅中依稀的楼台烟雨

是那烟雨中不变的凝望

 

那凝望

看破了前世今生

穿透了真与假的边界

就这样望啊望

一直望成了一纸空空的禅

 

      心狱

 

也许每个人的心都是一座监狱

自己是自己的囚犯

当你对镜自望

镜里的不是自己

真正的那个自己

隐匿在镜子背后

他在看你、偷窥你

或远或近,或隐或现

或存在,或不存在

 

每个人都蜷在这隐匿的影子里

和着苍凉的风

养活  一个个秘密

而这秘密

正是囚禁他们一生的心狱

   

   

      一个剔除记忆的手术

 

在自我的医院里

我舔舐着伤口

这一疗程遥遥无期

 

镊子、钳子、刀片

头箍、绷带、夹板

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

那是高科技尖端技术

他们准备好动手术

——剔除我的记忆

 

那是有关你的记忆

你的笑容、眼神、声音

你额角些微的白霜

眉毛掩映的皱纹

你掌心的暖、指尖的爱

你把冬天拥成春天的怀抱

都浓缩成了一个瘤子

深扎进我大脑的沟沟槽槽

 

那些致命的细胞啊

高顶博士、教授头衔的医生们

用激光分析了又分析

我在惨痛中一次次昏迷

疗程的结束遥遥无期

 

他们告诉我

你与其醒着,还不如昏迷

 

 

     在一场雨中醒过来

 

那场雨,在时间的隧道里

奔跑了一万年

从前世到今生

是梦,是醒?

是穿梭,是停滞?

她反复在梦里梦见自己

一次次死去,一次次醒来

 

当冰凉的桃花生长出冷笑

燃烧的火焰撕毁柔情

那场雨,终于抱住山河痛哭

心灵的锁重新生锈

从此,门扉紧掩

 

前朝的梦,散落

在窗外,一寸寸流水

一寸寸灰

 

 

    望着你

这是一架危险的悬崖

我们一起倾斜、下坠

你的眼神深处

是否有一线足够强劲的纤绳

拉着我的今生走向来世

 

危险的悬崖绝望着

我就这样望着你

多想把你的心与灵魂

摆出来,晾晒

 

绝望的阳光也绝望着

我望不到悬崖尽头

是否有一个传说

等着我们去激活

 

 

    致命的射手

 

孤独的星空里

你独自飞翔了28年

那夜的风吹弯了翅膀

在眼神的转角处

你遇到了那位射手

一枪击中

你死在他的温柔里

 

临死前

你随手抓了一把月色

你恍惚记得

很凉 很凉

以至死后的记忆一直都凉着

 

   不过是幻觉

 

颓圮的那垛城墙下

我抓住一把碎影子

我以为那是爱情

由此臆造一段倾城之恋

俨然自己是白流苏

在幻想中爱得山高水长

 

当北风撩起你眼神里的漠然

我说:你怎么如此陌生

也许,事实上爱情不过是幻觉

我在这幻觉里一寸寸陷进

柔情却在你冰冷的怀里

一点一点地被蒸发

 

你的一个背影

足够我疼痛一辈子

也许,这也不过是幻觉

 

    你怕我认真

 

当你用眼神点燃荒野的火

那火就燃起来了

欣欣向荣

但你,瞬即又凝成了冰

 

当我远离时

你拉我靠近,在火的炙烤中煎熬

当我靠近时

你却抽身而去,灰飞烟灭

 

你的眼神置换了冰与火的故事版本

或远或近的距离

勾画了你的生活主旋律

旋律里只有一句歌词:

你怕我认真

 

——你怕

这认真,烧毁你的城池楼阁

 

 

   你读不懂我的声音

 

一块块黑夜

擦薄了你的声音

那随尘埃一起沉浮的

是被时间剪辑的片段

我能做的,只是用几句叫诗的文字

把它们串起来

挂在你的眉间

 

然而,你读不懂

我声音里的颤抖,比冰更冷

陈旧的桃花抱紧星光

我能看到的,只是前世的温柔

咯血荒野

 

面对被锈蚀的心锁

我攥住你的影子,紧了又紧

 

 

       

    你的沉默是对我最深的伤害

 

你的每一次沉默

都掀起一股风暴

我在风暴中一次次迷失、沉沦

怎样才能转身

遇上你昔日的阳光、温暖

 

你的沉默是一杯烈性毒酒

我饮了一杯又一杯

一千次等待 一千次伤怀

怎样解开宿命的禅

我不再囚禁自己

让风花雪月成为窗外的风景

 

我,不过一个看风景的人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