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来稿荐稿交流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唐洁的诗歌         

唐洁的诗歌

作者:唐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432 更新时间:2009-11-9 16:30:17
 

   

   

个人简介:  

   

艾傈木诺,原名唐洁,70代出生,现居云南瑞丽。  

   

■虚构的叙事

   

 在每个离开或者回归的路口等你  

即使山穷路尽。春天退去  

即使铁刀木落尽繁花,落尽每一片细叶  

这季节里从不肯老的树。在故乡的南方眠觉  

我伫立的世界听见你金戈铁马的呼啸  

我等你,在离开的路口  

送别征战的勇士。为一滴春雨,为一朵桃红,为一片雪花  

我们生来是为了死去吗?总有着停不下来的道别  

季节度量我们的薄厚。从不称斤道两计算我们的轻重  

实在没有什么理由说出口,说出我心中的石头  

这来来去去的送别。这走走停停过不完的十字路口  

   

我等你,在离开的路口  

这不是你打回来的弯转,也不是你要归来的码头  

我等你,等一滴春雨回来告诉我春天还在  

我等你,织一枝桃色的艳红遮盖花茎上误写的神话  

我等你,让一朵雪花化成虚构  

这座虚浮的城堡里,树着等待的旗帜  

只有我在此安营扎寨。只有我坚持这是一个路口  

可以离开。可以归来  

用时间筑成四周的墙,用思念种植爬山虎和千日红  

虎爪紧紧抓住墙壁,每一步攀爬,穿过时光的苍老  

而,一串串千日红摇曳着春来秋去冬和夏  

   

虚构一个故事  

确定故事开始在路口。结束也在路口  

我是这个故事的倾听者,记录者,叙述者  

我不照镜子也能看见墙壁被爪子抓伤的痕。在大声喊着疼  

悬在悬崖上的藤。你回首望一望这幽蓝的深  

我不飞翔。我要在虚无的梦里千百次地呼唤  

有两个字不能阻止你革尸沙场吗?有一个词不能铺成你回家的路吗?  

我的墙越筑越牢不可破。我的等候越长越丰硕茂盛  

用这种方式将我淹没,将你照亮。  

你深陷黄昏的浓妆艳抹。每一个十字路口的斜风饮下背弃  

慢慢说出我心里石头。你已抵达爱情的反面

 

■三十九岁的国土   

   

站在我三十九岁的国土上  

做时间的间谍  

向四字头的敌人设下机关   

把摇黄的树叶败退的桃花出卖  

如果曾经有过一场伟大的爱  

就把我切成两半  

前一半塑成一匹肚毛纯白四蹄奋疾的母马  

穿墙而过,墙依旧在  

剩下的一半画成柔软的水蛇  

在水里,做水的骨头  

与水博斗与虾鱼为敌与泥沙计较  

穿来穿去穿过微微一声叹息和水底深色的蓝  

向谁报告这片国土的情况  

青草繁茂高山巍峨涧水甘美多么肥沃  

这个灼热的国度从来没有成为过战场  

我胸口的疼痛是旧伤  

适合开垦的良田也适合安葬  

请带上你简略的平生以及你会飘的灵魂  

落到我挂在木栅栏的纸上  

请写下两个字:绽放  

   

   

 ■去年情人节内幕   

   

你醉了  

语无伦次  

道出去年情人节内幕  

玫瑰给我  

居家度日的小算盘给她  

她开成一朵白玉兰  

檀香一样香  

   

去年情人节  

你不问  

我陈封的私窑  

谁劈柴点火  

火烧了谁的眉毛  

我不喊救命  

玫瑰枝上还剔剩一棵刺  

   

■来利山  

   

我喜欢来利山  

不管它是否曾经叫过赖痢山  

因为那年你陪我爬上这道山梁  

还有杜鹃  

那些杜鹃啼血开放  

我多喜欢呀  

喜欢开满杜鹃的来利山  

像喜欢你一样  

   

今年的杜鹃又开了  

来利山和从前不一样  

雨点和云朵落到树枝上  

拓宽的路有人打着伞过往  

却没有人站在山顶为我指着远方  

我多喜欢呀  

喜欢来利山的杜鹃  

像喜欢你一样  

   

■这样一个夜晚  

   

这样一个夜晚  

室内气温38度以上  

我还需要一些温度来煨煨寒  

   

这样一个夜晚  

廊灯、台灯、射灯、水晶灯共计五十四盏  

一盏比一盏亮堂  

   

我想让所有爱情在零下100度生长  

杜绝病菌  

也就少了深陷的遗憾  

找一双手  

抚慰萧瑟的凉  

我看见  

一缕秋风吹落的种子  

种子萌发的芽  

幼芽抽出的嫩叶萎顿死亡  

   

我需要固若金汤的沉默  

像那沉默不语的冰山  

只盼望所有沉默  

修成正果  

然后用你留下的武功秘笈  

把脑海变成天下最大的冰川  

剔出白之外的颜色  

也剔出春夏秋  

   

这样一个夜晚  

风吹落江湖  

吹没湖上飘扬的小帆船  

   

这样一个夜晚  

我想大声喊  

喊出来我就不疼了  

   

廊灯、台灯、射灯、水晶灯共计五十四盏  

一盏比一盏亮堂  

一盏比一盏更孤单  

五十四盏灯光照亮谁的江山  

五十四盏灯相互取暖  

我沉默在冰川  

   

■雅格麦   

   

雅格麦是德昂话  

意思是寡妇  

在我亲爱的同胞中间  

他们不叫我唐洁  

也不叫我艾傈  

他们叫我雅格麦  

多好听的名字  

单从字面解释就有着一种打动人的美丽  

“雅”占尽了文饰之静美  

“格”跟高贵有着某种攀亲挂戚之嫌  

“麦”和碧绿、金黄暗自勾肩搭背  

   

他们叫我雅格麦的时候  

我常常忘了自己是个寡妇  

肯定没有人知道寡妇的称呼也可以这么洋气  

只有我享有这样的美誉  

雅格麦,多好的名字  

作为理想爱情的未亡人  

他们叫得洋洋得意  

我应答得得意洋洋  

   

■有人说,爱人的胸膛像一列奔跑的火车  

   

我没有机会匍匐在爱人的胸膛  

听一列火车奔跑  

我也没有机会在一列奔跑的火车上  

听爱人的心跳  

   

从昨夜到今晨我经历了12小时高快卧铺的奔跑  

停下来喝口水又登上昆明开往广州的火车  

从一个运动中的沙丁鱼闷罐盒  

转移到藏匿爱人心速而运动不变的火柴盒  

车窗外的风景很像一个个的背影  

爱过就飞逝而去  

   

那个说爱人的胸膛像一列火车奔跑的女人  

坐在我对面  

用手机和谁说着甜言蜜语  

那些飞驰而过的山影闪映在她暗渡诡秘的脸庞上  

用耳朵恋爱的人是幸福的人  

雨点落地的声音和微风吹动的涟漪  

在耳里都是爱人的心跳  

   

现在,我坐在火车上听轰隆轰隆的喊叫  

还有火车穿越山洞的呼啸  

此时,谁编辑汉字向天边发送问题  

用眼睛恋爱的人是悲伤的  

只有幸福的耳朵听得见幸福的声音  

只有悲伤的眼睛看得见泪水的滂沱  

   

我多想停下来  

和那些背离而去的树影握个手  

告诉它们我多么爱一列火车的奔跑  

我多么爱一个火热的胸膛上有列火车奔跑  

   

 ■葬礼  

   

我在这里想你  

用蝴蝶的翅膀做琉璃瓦  

盖间房子装我贪婪的心  

有一个拥抱时我想着你每夜的亲吻  

象个贪污犯把一个铜板想成十两银子  

   

劳碌的一生没有人爱过  

遇见一棵稻草  

就以为是救命的绳索  

忍耐空谷壳里空空的疼  

妒忌遥望的幸福  

和谁争吵  

   

穿过木棉的三月  

寂寞的左手握住四月的一粒沙  

右手在菩提下慢慢坐成禅  

我不是苹果的天堂  

我愿意是你入乡随俗的葬礼  

   

我在这里想你  

用独弦琴弹断心碎的声音  

除了镜子没有别的眼睛看见  

我打着油纸伞的明天  

和水的哀悼  

   

雨打芭蕉约定了长生不老  

帘卷西风是谁的药  

枕头靠着异乡  

梦是别人的门槛  

井越来越小  

这世上有一半的人爱着另一半  

我却要忠贞地恨你  

   

我在这里日复一日想你  

就是冰川想着不朽的骨头  

河水想起两岸风景  

而你牵着谁的手  

参加我入土为安的葬礼  

   

   

 ■做一颗灵魂的天空   

   

做一颗灵魂的天空  

做他的椅子,靠垫,做他身上柔软的丝绒布,亚麻布,手织布  

做他的妻子,子宫和手,做他的私人收藏  

做他的母亲,供给他乳汁,做他飘摇路上永存的白昼  

做他的誓言,契约,遁词和虚假的影子  

做他的大树,枝杆,落叶,做他季节里生命轮回的形迹  

做他的幼芽,果实,做他秋苹果里的蛀虫  

做他的芹菜,土豆,黄玉米,做他牙齿下的咬嚼  

做他的名字,名声,名望,做他舍不下又带不走的的山  

做他的水,养欲望的鱼和虾,做他捕捞的渔夫  

做他的理想,挫折,失败,做他的心跳和痛惜  

做他的天堂之光,也做他的地狱无常  

做他的旧身体,做他从生后的魂灵  

做他的天空,做他的羽毛,做他飞过天空的翅膀  

   

■一个女人  

   

我不是一个倾人城池的女人  

我只是个聪明的女人  

   

我不是一个思想愚顿的女人  

我只是个狡猾的女人  

   

我不是一个红颜惹祸的女人  

我只是个破釜沉舟的女人  

   

我不是一个宁可玉碎的女人  

我只是个委求瓦全的女人  

   

我不是一个铁打江山的女人  

我只是个愿者上钩的女人  

   

我不是一个心如皎洁的女人  

我只是个水中捞月的女人  

   

我不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女人  

我只是个做梦的女人  

   

我不是一个红杏跳墙的女人  

我只是个倚在墙角等墙倒的女人  

   

   

   

文章录入:晓音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