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李云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桑,我在等你(小说)         

桑,我在等你(小说)

作者:李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23 更新时间:2009-10-25 22:16:19
 





(上)

 

象往常一样,今晚,桑又要加班。

“好的,早点回来。”当桑道别时,林湄冷冷地说。

那时,林湄的眼睛还在盯着电脑屏幕。声音好冷,冷地近乎陌生。这种陌生的感觉在两人之间很久了。林湄承认自己冷漠,她无法热情,这个世界还有热情吗?她一直不敢面对也不想正视。

桑为妻子的变化伤心、恼怒,但他不知道、永远不知道为什么……

“冷漠吧,我的冷美人,你会后悔的!”

“是吗?”林湄终于转过头看了桑一眼,那一眼,她变得非常吃惊:

——依着门框的桑是那样无助,桑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泪,这种陌生的感觉,让林湄不知所措。





林湄僵硬地站起来,困惑地望着桑。

桑,这个一米七八的大男孩;桑,北大校园内那个迷人的“山东大汉”,他憨厚耿直而又不乏浪漫诗意……他们曾经是多么地相爱:未名湖畔的金柳、未名湖上的圆月都是他们爱情的见证,曾几何时,他们还是人间一对幸福的金童玉女。林湄曾经是多么地在意桑、深爱桑,可是为什么说变就变了呢?她不爱桑吗?不,她爱,她对桑又爱又恨,一种复杂的情感折磨着她也折磨着桑。





在林湄困惑地望着桑时,桑终于不顾一切紧紧地拥抱了林湄。林湄对桑的拥抱紧张而无奈,她迷茫地望着他,十指纤纤穿过他茂密的黑发,这一切曾经是多么熟悉,林湄眼角挂了点点泪花……

桑说:“湄,等我回来,好吗?”

“嗯,好的,我等你,早点回来……”

今晚,林湄没有象从前那样倔强地逃避桑、更没有固执地推开桑,她甚至在桑的怀抱里有些沉醉,她对桑依依不舍了,而桑拥抱着娇小的妻子,狂吻着,他眼含热泪说:“今晚,真不想加班了,真想与妹妹好好亲热,终于找回了这种感觉……”桑在最动情时,总是情不自禁地喊林湄妹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内心深处的温存。

“不……还是去吧,记着早点回来哦……”林湄幸福地撒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从前?不,仅仅是两个月前。

“我会早回来的,不过,你可要告诉我,为什么这一段时间对我这样冷?可要老实交待呵。”桑有点得寸进尺了,他笑着把林湄抱起来,然后轻轻地放在床上,温柔地说:“等我,宝贝!”桑在走出家门时,又折回来,再一次深吻着林湄。

林湄听着老公咚咚的脚步声,有点幸福地晕眩,是的,久违了,这种感觉。





初夏的夜是这样美,美的令人陶醉令人心痛。一阵花香飘来,林湄忽然意识到自己该洗个澡了,桑说林湄是花仙子,林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花香。

是什么香?那次林湄问桑。

“好象是茉莉花香,哦,只能是茉莉花香,它比枳子花香清淡……”桑说着又拂过林湄的秀发深情地嗅着……

站在窗前的林湄,想起这一幕,嘴角挂了甜甜的笑;林湄,一个曾经的江南女孩婚后变得更加迷人,她恰如小桥流水潺潺地流淌着江南女子的风韵,这个饮长江水长大的女孩,在一片思乡情中,她与最爱的桑在一起!

今晚,林湄的笑令人痴迷,这是一个春情勃发的女子,也是一个渴望爱与被爱的女子。





从浴室里走出的林湄更显得风情万种。

林湄,一个风月造化的女人,竟然拒绝男人的怀抱;竟然把深爱的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现在想来林湄总有些伤感有些自嘲。

今晚,月色怡人。

今晚,林湄会变成一个谜一样美丽的女人。

今晚,桑一定抚摸着林湄纤纤的细腰说:我的……小小的美人鱼。



 

(中)





当时针指向十点时还不见桑归来,卧室的灯光变得的空灵而暧昧,林湄躺在席梦思上想着桑,整个室内都有桑的味道,毛巾被上留有桑的余温、枕头上有桑暖暖的气息,今晚,林湄有种莫明其妙的激情,是幸福还是痛苦?林湄对桑的思念深入骨髓。





林湄睡了,在梦里她浅浅地笑低低地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林湄看见桑就坐在电脑边,她只是奇怪桑为什么不开灯。

“湄,你醒了?”桑并没有看她。

“哦,醒了,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有一会儿,看你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你。”桑这样说着,忽然很不好意思地问:“湄,你想我了吗?”

“想你,一直在想你……几点了?快洗个澡上床吧……”说着林湄转了个身,又想睡去。

睡意朦胧里,她又听桑说:“妹妹,我今晚出事了,十点二十分,为了急早见到你,我开了快车。”

“是吗?小心点,不要开得太快”林湄喃喃地说:“睡吧,亲爱的。”

“妹妹,也许我正在医院抢救呢……”桑尴尬地一笑。

“别开玩笑了,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噢,我现在好好的?但愿我还能见到妹妹……”





林湄这才注意到今晚桑很奇怪,说了半天话也不见他转过脸来。林湄想下床抱抱桑,可是却感到四肢无力,林湄软软地陷在一个轻柔的梦中,于是,她轻轻地说:“桑,转过脸来,看着我。”

“不,我怕吓着你……”桑在笑,从笑声里,林湄知道他笑地好无奈好苍桑。

“桑,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很疲惫,但还想与妹妹说会儿话。”

“上床说不是更好吗?我一直在等你呀,桑,我洗澡后……”

“我知道你在等我,所以我才急匆匆地往家赶;我知道你洗澡了,那种淡淡的花香足以让我在来生还能从人海里找到你……我的妹妹。”桑继续背对着她说:“我熟悉你的气息,一生都不会忘记,湄,我是这样爱你,可你为什么突然对我那样冷漠?难道仅仅因为一次流产就彻底改变了你吗?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否则我死不暝目。”

是呵,到底怎么了?一句话能说清楚吗?不,对于林湄来说,一句话就能讲清楚的。是的,就仅仅因为那句话:拥抱你,紧紧地!

仅仅因为那句话,林湄拒绝了桑一次次热烈的拥抱,拒绝了桑深情的温存;仅仅因为这句话,林湄对桑变地又爱又恨。

的确,林湄在折磨桑更在折磨自己。

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林湄却在心里藏了两个月。





林湄沉默着。

窗外的月光飘进来也飘来了一缕花香,这是五月,楼下的紫丁香开得正盛,窗台上的米兰也开了,幽幽花香里让我们做一次心之旅吧,可是,爱人,你为什么读不懂我的心?林湄委屈的泪珠在眸子里滚动着。

“你不说我也能感觉地到,你爱他爱那个何总,是吗?”桑的语气忽然变得很冷,喘息也有点急促。

“我爱他吗?爱哪个何总?”此时林湄变得很冷静,她知道这一天会迟早到来的,她想真诚地面对,但没想到是在今夜。

“是何天!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告诉我。”桑变得痛苦而不耐烦。

“我与他之间并没有什么呵,真的没什么……”林湄呢喃着。

“可是,我能感觉到!我能感觉到他对你那种狂热的追求;而你一见到他,就兴奋的如同一团燃烧的火……”桑继续说着,情绪也变地非常激动。

“桑,你一定累了,早点休息好吗?”林湄不想说什么,渐渐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想起了何天。

她与何天之间到底有什么呢?何天又是谁?林湄走在梦之原上,忧伤地叹息着。

从前,她曾听人提起过何总,她总认为那是个半截小老头儿,可是当见到他时,林湄惊呆了,他是那样的年轻英俊,简直就是英气逼人……

躺在床上的林湄,强制自己不去想何天,可她的脑海里浮动的总是他的身影。





在家休息半月,上班后的林湄变地无精打采,虚弱、憔悴地近乎凄美,同事王姐说:怎么了,小林?一次流产也不至于象大病一场吧?看来是桑没照顾好你……

提起桑,林湄心酸地想要流泪,她只是悄悄地惨然一笑,默默地转过头去。

林湄变得很沉默,别人都说林湄一定有心事,林湄的心事从不表现在工作上,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工作着,只是沉默得很。

那天,主任对林湄说:这次中层干部培训,给你安排了四节课,主题是企业文化,你好好准备一下吧。企业文化、企业理念、企业的形象设计,这对林湄来说并不新鲜,尽管这是近几年才在国企引进的新名词。





那天当林湄走进教室时,四十多双眼睛齐刷刷地射过来,林湄刹时感到一阵心跳,这其中多半是男性,都说阴盛阳衰,可是官场还是男人的天下。想到这儿,林湄不自觉地笑了笑,她的笑充满了自信。

林湄开始点名了,当她点到何天时,她下意识地抬了一下头,并循着声音望去。刚刚喊完“到”的何天见林湄望着他,于是站起来笑呵呵地打招呼:“小林老师,我在这里。”一家人都笑,林湄却莫明其妙地红了脸,是的,那时她的心里装了十只小兔,神秘的小兔在春之原上蹦跳着。

但是,当她再次遇到何天的目光时,林湄的慌乱羞怯却意外地消失了,因为何天那种欣赏爱慕的目光,又给了她一次自信。于是,在整个讲课过程中,林眉激情兴奋,俨然是几年前那个飘飘的校园诗人了,她把枯燥的企业文化讲得有声有色,她慷慨激昂,下面掌声不断,当她偶然遇上何天那含情的目光时,几近陶醉。





何天的眸子灼痛了她的心。

那个何天是那样与众不同,那天他没有象别人那样西装革履,他只是随便地套了一件毛衣,最有意思的是他那种很个性的寸寸头,让他看上去更有个性。哦,何天——男人中的男人!





(下)





“说话呵,湄,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当林湄沉浸中回忆中时,桑的声音变得痛苦不安。

“你让我说什么呵?桑……”林湄依然是躺在床上,依然是处在半梦半醒之间。

“告诉我,你是不是很爱何天?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没有我了?”

“我不知道爱不爱他……可我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桑,相信我!”

“难道我做了吗?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的冷漠就象一把软刀子,它刺伤了我的心!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对别的女人说:拥抱你,紧紧地!”林湄终于忍不住了,她哭泣地说:“难道是你做对了吗?灵魂的背叛罪不可恕!”

“我对别的女人?谁?哪个女人?什么时候?”桑变得非常激动,接着是痛苦的呻吟。





听着那痛苦的呻吟,林湄突然恐惧起来,她感觉这是梦又不是梦。她感到一切都不现实,她感到自己在一片虚幻的海上漂浮,倾刻间她会被巨浪吞没,她知道桑要离开自己,但她不知道桑要去哪里。

她出了一身冷汗,她象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急切地喊着:“桑,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此时,她看见电脑桌边的桑变成了一片白光,但她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只是那声音很微弱:“妹妹,说你爱我……妹妹,你是我的……”

林湄不知所措,她只是发疯般地呢喃着:“桑,我爱你;桑,我爱的只有你……不要离开我……”





仿佛过了好久,又传来了桑的声音:“妹妹,我就在你身边,我不会离开你的……可是,你要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告诉我,不要让我难过……”

“哦,桑,你回来了?刚才我好怕!”林湄含泪说:“桑,今天我知道你并没做错什么,可当时我一点都不能接受。”

“噢?什么时候?”

“那是我流产期间吧,那天晚上,你说写一个报告,可是很晚了你还不睡,我喊过你两次你都不睡,于是,我悄悄起来站在了你的身后……可是,桑,你哪里是在写报告,你是在聊天呵,你对一个女人说:‘拥抱你,紧紧的!’当你发现我时,慌忙地关了电脑,但我还是看见了那句话……是的,那次我哭了,偷偷地哭泣,我知道从那以后,我们之间隔了一座冰山……”

“是这样吗?妹妹,就因为这句话,你就把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桑痛苦地诘问。

“是的,就是这样。”

“那你现在还恨我吗?”

“不恨了,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好男人!”

“是的,妹妹,我是一个男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欲望的男人。那时,你身体很虚弱,我们是不能做什么的,于是,我去‘性性相吸’聊天室放纵了一次,可没想到它却葬送了我们的爱情,唉,我真该死!”





“桑,不要这样说,是我不好是我错怪了你,我现在才知道,那种地方是没有什么真爱的,五分钟就可能调情十分钟就能做爱,网上的放纵呵只能让我们越来越迷失自己!”

林湄忧伤地说:“是的,我们是在放纵,我何尝不是在放纵自己呢?后来我也去了聊天室,我对所有的男人说:‘拥抱我,紧紧地!’我不知把这话发了多少遍,我也不知在这句话后面用了多少感叹号……我就是在放纵,我的网名就是:痴情放纵,我发疯般放纵着自己,我幸灾乐祸地报复着你!可我又能爱上谁?哥哥,我亲爱的桑,我爱的只有你!你说我爱何天,可何天也仅仅是个梦,是个昙花一现的梦!“

“妹妹,我的好妹妹,是哥哥对不起你,哥哥永远爱你!”桑呜咽地说:“可我必须走了……”

“桑,你要去哪里?你不是已经下班了吗?”

“哦……”桑沉吟着,半天才艰难地说:“妹妹,我的工作还没做完,我必须再去一次班上,妹妹,你要好好保重……记着:哥哥永远爱你!”

“妹妹,我走了……”





当桑说走时,林湄感觉桑象一片月光从窗口轻轻地飘了出去,她不知道今晚她做了什么,她一直在说话,好象是对桑又好象在对一片月光喃喃自语。

林湄有些害怕了,看看身边桑还没回来,可他刚才分明回来过的。卧室内被蓝幽幽青涩涩的冥光笼罩着……林湄不知身在哪里,不知心在哪里更不知灵魂在何处,她感到无端的恐惧,她紧张地去拉床头上的灯。





灯亮了,房间一片桔红,可是这桔红却失去了往日的安详,她看看表已是凌晨两点四十了,“桑,你在哪里呵?为什么还不回来?”当林湄这样想时眼泪禁不住再次流下来。

“妹妹,我一直在你身边,可是鸡叫后我就要走了,我的好妹妹,我爱你……”

一个声音从空中又象是从地下,不,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忧伤地飘过林湄的心头,这分明是桑的声音。

“天呢,今夜是怎么了?”林湄惊叫着,她下意识地去摸电话,这时电话铃响了。

“桑,你在哪里?快回来快回家!”

对方沉默了一会,说:“林湄,请冷静一下好吗?我是桑宁的同事,今晚桑宁出事了,从十点半到夜里两点半一直在抢救,可他情绪极为激动,一直不能配合,终因抢救无效……”



话筒……终于从林湄手中滑落了,天地不复存在,空气不再流动……只是过了很久,空荡荡的室内才呜咽着一种揪心的衰鸣:桑,我在等你,我一直在等你!



 



 注:也是旧作,刚上网时写的。保存在这儿。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