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诗报档案馆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流水日子131:在诗歌光芒中,与晓音初见         ★★★

流水日子131:在诗歌光芒中,与晓音初见

作者:黄静芬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54 更新时间:2009-10-25 20:58:13
 

 突然,开始热切期待见到一个人。这种心情,真的奇妙。如同期待见到多年前暗恋的那个人,有想像和揣测的些微激动。

    第二届鼓浪屿诗歌节在秋风送爽的重阳节拉开序幕。10月19日黄昏,我在鼓浪屿轮渡码头签到时,一伙拖着行李箱的人也围上来了。我扭头看见福建诗人哈雷,赶紧打招呼。他说从广州飞来,同机还有几位来参加诗歌节的广东诗人。他话音未落,我就忘了该与他寒喧几句,立马转头看那伙广东诗人,小声问他:哪位是晓音?

    我看见的晓音,高个,戴白框眼镜,她的面容,我有一点点熟悉记忆。我故作镇静走到晓音面前,微微仰头看她。第一句话,我说:我们应该拥抱一下。她明显怔一下,立刻反应过来:你是黄静芬?是呀是呀,我们终于见面了。我连声说。

    我们拥抱了。

    然后,退一步,我看她,她看我。情不自禁,我们笑起来。

    多么好。

    隔近20年时光,年轻的我们,与中年的我们,在海边,在美丽的鼓浪屿,在鼓浪屿轮渡码头大榕树浓密树阴下,终于重叠——我相信,这一刻,盘旋在我们脑中的各自记忆,一定都是,有相同温暖的深刻与美好!

    当晚,深夜回家后,我找出留存下来的一包旧信。旧信中,微微脆黄信纸上,晓音漂亮的字迹跳跃起来,仿佛我和她年轻时的激情跳跃起来。

    1988年底,晓音开始创办《女子诗报》。1989年初,晓音写信给我,向我约稿。她写给我的第一封信,消失在时间中,我不记得她写了什么。然后,我寄了几首诗给她。1989年6月18日,她回信说:“说实话,我是久知你的大名,但一直找不到你的地址,后是戴砚田老师所寄地址后才找到了你。你原来的诗和你所寄我处的诗我较为推崇,我诚挚地期望着我们能够合作,并把我们这张占共和国一半人口的报纸办好并生存下去。”这封信,以及此后4封信,被我保留下来,成为我与她交往的一些见证,也成为《女子诗报》最初办刊的一些见证。

    自此,我们开始诗歌上的合作与纸上交往。

    隔遥远距离,晓音在四川西昌,我在福建永安。没有如今便利的电话与网络,人与人之间,异地联系依靠通信。于是,你来我往,一封一封信,探讨诗歌与人生。

    重读旧信,重读我和晓音的一部分历史,字字句句,唤起我以为已经忘却的经历。其他的信,湮灭在哪里?时间是可怕的魔,惟文字永恒,能够重现真实的当初。

    1989年6月18日,晓音说:“上个月收美国《一行》、台湾《创世纪》的信,希望《女子诗报》写一篇文章介绍我们的成员和创作艺术自释,他们准备在海外宣传我们,为此,我认为四川女诗人不能代表中国女人,所以我就更希望你和诸位外省诗人的支持了……第三期准备在全国范围内选择几位国内先锋女诗人,联合搞一个专版,我打算你是其中一员,但不知你意下如何?”

    1989年8月31日,晓音说:“我于7月11日生病住院,8月1日出院休息,因休息的日子倍感无聊,所以去了趟西北,沿途见了朋友们……在江油县参加了‘1989·星星·新诗会’……顺寄一张去西北途中的照片给你,做个纪念吧……《女子诗报》签于各种外在原因,可能要拖延一些时候再出。”

    1989年11月11日,晓音说:“《作家生活报》登了《女报》的文章,今寄与你,希望你能高兴……美国《一行》诗刊1989年8月号介绍了中国《女子诗报》,可能的话,你可找来看看。《华夏诗报》10月份也登了《女报》的文章。”

    1989年12月19日,晓音说:“看了你的照片,我羡慕极了,健康的身体对我来说是太重要了,但是上帝却不让我好活……不管怎样,总算过来了,病我想会慢慢好的,我还想活得好些,让我和你能相聚在一起……我也常常在想:哪年、哪月、哪日,能与你面对面坐着淡淡而幸福地谈上一餐。”

    人生辗转,多年过去。始终,我们没有见面机会。诺大世界,有缘相识,无缘相见,是常有的事。然后,我们断了音讯。然后,几年前,因一个诗歌界朋友,我们重新有了彼此消息。我给晓音发一封邮件,彼此都惊喜,却没法设想,在哪时哪地哪种情景中,能够遇见。

    如今,我与晓音,面对面坐着,淡淡而幸福地谈着。我记起了晓音年轻时的模样:一袭牛仔装,站着西北大漠中,神情充满青春的自信与洒脱——这张照片,晓音寄给我,应该还在我保留下来的无数照片中。晓音则记起了我寄给她的照片,是依在一棵大树的树杆上,笑出两个深深酒窝——晓音说,对你的酒窝,熟悉呢。

    我对晓音的先生,著名评论家向卫国开玩笑说:可惜我不是男人,不然,我认识晓音在先,也许捷足先登,你也许追不到晓音了——晓音与向卫国的爱情,在诗歌界家喻户晓:向卫国偶然间读到《女子诗报》,提笔给主编写信,信件往来,滋生并成熟了他们的爱情。

    匆匆聚,匆匆散。晓音与广东诗人们提前半天离会踏上返程。送别晓音时,我们再一次拥抱,轻松说再见——这时,我心里是相信,不需要隔近20年光阴,只需要不久,我们就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21日晚,诗歌节在自助餐、诗朗诵、卡拉OK的热闹中圆满结束。我回转家,翻阅晓音的诗集《祈祷书》,读她的诗句,读她的自序《诗歌是我生命中绚丽的花朵》。她写到:白纸被我写满,那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蔓延过我的全身,它犹如一朵花徐徐盛开在我痛感暗淡的生命旅程中——那时的我,也如晓音一样,诗歌的纯净与激情,是我生命里的繁盛花朵。

    这是,多么好的过往。这是,多么好的年轻时代。这是,多么好的诗歌生活。这是,多么好的诗歌光芒——照亮我们的人生,犹如火焰。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