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文字里有文字——韦佐的散文集《在有鱼居住的地方》之感
作者:罗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788  更新时间:2009-11-9 20:59:38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文字里有文字

——韦佐的散文集《在有鱼居住的地方》之感

当我们平视前方时,我们无可避免地会被眼前的事物挡住审美的视线而失去无数美丽的风景,尤其在文字泡沫轻舞飞扬的年代,那些让人潸然泪下、心潮起伏的文字似乎早已成为海市蜃楼,遥远而虚无。然而,有一只土拨鼠,坚执地举着文字的利爪,掘出了一口诗意的文字之井;有一条沙虫,以其诗意的栖居姿态,展示给了我们无限被遮挡的美丽。在韦佐的散文集《在有鱼居住的地方》中,我看到了文字里的文字,生活中的生活,美中的美,我不能不为其美丽的文字构筑的诗意世界而感动。

   翻开这本散文集,我首先为其语言的魅力而沉醉。从那些充满诗意的标题,我便被其语言吸引住了,仿佛碰上一块烙铁,你无法挣脱他的引力,越读得多,这种感觉越强烈。如 “在有鱼居住的地方”,“像一片祥云慢慢降落”,“在被鸟声叫醒的地方”、“胃的记忆 手的记忆”、“一个月饼的爱情”、“抬手摸摸天空”、“我是大雨前的一只蚂蚁”、“在上帝左右”、“我是大雨前的一只蚂蚁”等等,让人一看题目思绪便乘着想象的翅膀飘飞逸动了。“化腐朽为神奇”(黄庭坚语)的语言力量在韦佐笔下真是臻于圆熟,然而,他的语言又并不矫揉造作,靠堆砌华丽辞藻来吸引读者,而是至情至性,至纯至真的;他的笔触新奇别异,让人耳目一新,而又决非刻意标新立异,而是与具体语言情境相符,满含着感情色彩的,真可谓淡而雅,清而丽,平而幽,如“看海不如深夜听海。黑夜里的海声最为纯粹,同时也最为繁复。你可以从中听出无边的寂静,可以从中听到世界上任何一种声音,乃至任何一种语言;它又像一首夜曲,让你填出无穷无尽的词。但眼下,海声像亲密的大自然的私语,秋天的私语……”(《徜徉白浪滩》),让人仿佛迎面扑来一袭清风,清清丽丽,爽爽快快,又仿佛夜风里渺渺飘来一支淡淡的歌,轻吟浅唱,荡气回肠。这样美丽的语句与情境在韦佐笔下处处皆是,常常引人进入一个似童话又似梦境的胜地。

而在语言盛宴的背后,我们领略到的是他以其独特的方式构筑的精神家园所散发出的内涵魅力。韦佐是率真的,在他的散文中,每个生命或非生命的存在,无论多么渺小,从蚂蚁到蓝鲸,从鱼到鸟,从雨到风、雪、残阳,都与人类世界各适其所,和谐相依,都在韦佐的独特思考以及诗意化的艺术表达中,构筑了一个“人畜共居”的精神家园。正如韦佐自己说的:“我喜欢的事物要么浮动于苍天之上,要么深植于泥土之中。”一朵云、一抹霞,一掊土,一块石,一场雨,一阵风,一丛树根,一截土墙,一条泥路,一只土拨鼠……这些原生态的生活元素,都仿佛从韦佐的灵魂深处跑出,人、物、景、境,无论是生命的、还是自然的,无论人生现实的还是人性的,或是哲学的还是历史的,感性的还是理性的,随性的还是思辩的,都融为一体,筑就了一个诗意的精神领地,让有的人驮着想象的翅膀飞翔,而有的人则沉默地回味。

当然,韦佐的散文美亦并不是无可挑剔的,其美纯是纯,真是真,但仿佛一杯淡酒,饮入怀后,等不及长久的回味,酒意已遁,少了点董桥的文化韵味,余秋雨的大气厚重,如果让这杯文字的淡酒再酿醇一点,也许更美更醉人。相信不久后,韦佐这只文字的土拨鼠与语言的沙虫会在生活的土壤里掘出更美的风景来。

(广西梧州学院中文系 罗小凤 543002)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