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2009年上半年诗歌小辑(50首)
作者:兰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15  更新时间:2009-10-26 20:48:24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匕首》



嗜血成性

锋利无比。作为法器

压在我的心头

多年了

夜深人静

或情不自抑时,还会拔出来

反复擦拭

反复擦拭,直到四肢麻木

筋疲力竭……

才重新插回

破败的身体



2009-1-8



《望夫石》



我坚持——立在高高的悬崖上

和脚下的大海形成对峙

大海翻滚可以形成巨浪

巨浪翻滚可以形成旋涡

旋涡翻滚可以形成地狱

而地狱翻滚可以形成高高的悬崖



我坚持——立在高高的悬崖上

和对面的空气形成对峙

空气流动可以形成风

风流动可以形成雨

雨流动可以形成雪

雪流动可以形成我

而我——立在高高的悬崖上

还是亿万年前的那个我



你可以把我看作石头

也可以把我看作女人

甚至,还可以把我看作“坚持”和“忠贞”本身

但是,请记住:

我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大石头

偶尔,被人利用了一下而已



2009-1-10



《这个下午》



那些旧时的风吹过来

又吹过来……她先是纹丝不动,继而轻轻摇晃

终于随风翻卷起来……

直到夕阳西下

她理了理被风弄乱的香气

才发现:一些香气被风带走

一些香气被时间吸收

而更多的香气

深藏体内,潜滋暗长



2009-1-16



《风险》



住在石头里的那个人

因为一次醉酒,被一把凿子

凿出一道道风险:眼睛,鼻子,嘴巴

一左一右,两只耳朵……

当他意识到某种危险时

已回天乏术

于是,先是弄瞎了一双眼睛

接着堵住自己的嘴巴,最后不得不弄聋了耳朵

只留下两个鼻孔,一呼一吸

一呼一吸



2009-1-21



《》



满眼的油菜花,满世界的美!

你们一定开得很累!

我知道,即使这样

你们也无法停下来

停下来

让疲惫和凋零

哑口无声



2009-1-24



《今日立春》



嗅嗅空气中的味道儿

就可以知道:一些事物,骨节酸疼,下身潮湿

一些事物,开始泛绿

如果耐心点儿,还将依次看到:芽苞,蓓蕾,花朵,乃至凋零

凋零,有时是必须的

打开凋零,才知道:凋零包裹着的,是一颗,青涩的,小小果实…… 



2009-2-3



《野猫》



这个春天,我摔死了一只,又一只的野猫

它们的尸体

聚集在门前的老桃树下

乱作一团

喵呜喵呜地,要一树的桃花

来掩埋



2009-2-7



《再写情人节的玫瑰》



一支玫瑰

就是一支火焰;一大束玫瑰,就是一大团火焰

如果点燃

春天就会升温

如果时间持续得再长一些

春天就会被烧出,大大小小的黑窟窿



2009-2-14



《》



这个春天

我的身体迟迟不肯醒来

醒来的,是子宫里的黑:被一粒种子照亮



2009-2-13



《事件》



“砰”的一声

那把浅蓝色的暖瓶爆炸了

我身体的暖瓶爆炸了:连开水,带玻璃,带水银,泻了一地

时间:2009年2月14日,情人节



2009-2-14



《》



为了绕开那些刺

他剑走偏锋;为了剑走偏锋,他夜夜打磨自己

为了夜夜打磨自己,他急需一块磨刀石;为了寻得一块上好的磨刀石,他遍寻名山

为了遍寻名山,他搭上了一条腿和大半生的好时光…… 



2009-2-17



《》



嘘,安静些

再安静些。一个怀孕的女人

嗜睡,疲惫

承受着一些,该承受的

和不该承受的

在这个春天

她要汇聚指尖的力量

完成一个女人,由母亲到杀手的全过程



2009-2-18





《2009年的第一场雪》



躲了整整一个冬天,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

一夜之间,纷纷坠落人间

哦,那些白,那些美

那些六角形的晶莹

稍纵即逝

稍纵即逝,依然让人惊羡!

唉,天堂!

你就真的这么挤么



2009-2-19



《慢半拍》



她把自己罩在玻璃里

照镜子。前后左右,全是似曾相识的人

绕过镜子

绕过镜子里的陌生人

她爱上一种花——

据说:开在三月,有着慢半拍的美



2009-2-19 



《》



一夜之间

她老了。趁着河水上涨

她想,把梦中养了多年的一条鱼

悄悄放生——

这是一条传说中的红鲤

鳞片上挂满了太多的月光

据说,跳过龙门

入过桃花潭

此刻,望着月光下

蓝幽幽的河水

她突然,停下来

她轻轻抚摸的双手,在红鲤发亮的脊背上

停下来——

她似乎,被什么刺了一下

一下子

不知道,何去

何从



2009-2-24 



《三月》



我想,把她比作母亲

生下了我

又抛弃了我



她教给我发芽,开花

这些人间至美

却没有教给我凋零,以及

凋零覆盖下的果

乃至,空



不是她不愿意

而是她离去得太早,太早



如今,当我坐在空空的花萼之上

自怨自艾

已是多年以后



2009-3-3



《雷区》



是的,你踩响了雷区

我的雷区

多年来,我用善良和敏感布下的雷区



面对恶

它突然“轰”的一声



2009-3-4



《》



打开这部诗集

我仿佛打开了你:里面温度,时而偏高

时而偏低。不远处,大片的沙漠,赤裸裸地暴露在烈日之下

不见一棵骆驼刺

更远处

白茫茫的暴风雪正在肆虐

而近处

一个打铁的汉子,手中的铁锤抡得呼呼生风

铁砧上,火花四溅

我有些兴奋

有些害怕

慌忙退出

仍被几粒溅出的火星

烫伤



2009-3-6



《》



如果可以

我想把自己拦腰截断

上半身给上帝

下半身给魔鬼

但这——

似乎,又不可能

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是一体的

只能属于

我自己



2009-3-12





《》



圣人是个杂种

摘掉帽子,其实

只是一条狗



狗在春天会发情

狗在春天会咬人



咬人的狗是正常的

发情的狗也是正常的



戴着帽子,发情与咬人的狗

是可耻的;发情与咬人后,偷偷逃走的狗,最为可耻…… 



2009-3-14





《愤怒》



她的愤怒,是一个女人的愤怒

她的愤怒,是一块金子的愤怒

她的愤怒,是一块石头被突然推下断崖的愤怒



她把她的愤怒抛掷出去

掷石头一样

掷金子一样

掷女人一样



石头没碎

金子没碎

她碎了



“给你带来最大痛苦的人,就是你最应感恩的人!”



是的,她以她的碎!

向魔鬼感恩——



2009-3-17





《最后一颗眼泪》



这是三月

这是一个女人拒绝流泪的三月——

桃花照旧开

杏花照旧白

最后一颗眼泪

坚硬无比

矗立在她的体内

迟迟不肯

融化



2009-3-17





《儿子的电话》



也许是未老先衰

也许是真的老了。晚上,同儿子唠起他小时候的样子

胖胖的小圆脸

让你忍不住想起“地瓜豆”

小方格背带裤,天蓝色兜兜褂,都是我亲手裁剪,缝制

蓝白相间的绒线帽

也是我亲手所织

因为自己迷恋大海,蓝天

就把他打扮成蓝天、大海的孩子

半月来

在我的梦里,蹦蹦跳跳

进进出出

就是不让我摸着他:(



2009-3-20



《一只苹果的幸福》



忘记那些花开花落

忘记那些青涩,甚至痛苦的记忆

小心地站在秋天的枝头

一点点红润

一点点饱满

一点点甜美,然后

任由那个把你捧在手心的人

抚摸,亲吻

一小口,一大口地

慢慢啃光——

哦,这触及生命之核的

甜美的疼! 



2009-3-21



《公公》



说老

就老了。我知道

他的心上,插着三把明晃晃的刀子:

一把来自东北

从一次未必错误的婚姻里

冒出刀尖

一把来自河北

从那把生他养他的黄土里

冒出刀尖

还有一把

就在山东,从小儿子早逝的悲痛里

亮出刀尖

它们先后插进他的心里

动动,那一把

都血流如注

更有叶落归根的宿愿

悬在空中,箭矢般

射向他的暮年 



2009-3-23



《缅怀》



缅怀的时候,世界是黑的

缅怀者是黑的

缅怀的那个人,那段情

也是黑的

缅怀的过程

无非是将那个人,那段情

捋过来

捋过去

捋过去,捋过来

该死的

不会活,该活的

不会死



2009-3-25



《摸爱情》



入夜

丈夫的一只手,在我的后背上

摸来摸去——



——摸什么呢

——摸爱情



2009-3-26





《梨花祭》



那些美,步步退让

避开杏花

避开桃花

一直退到清明时节

才咬破自身的香气

咬住黄河故道的一小截

梨枝

让死去的雪花

借尸还魂



“姐姐,姐姐,你慢些开!”



那些风做的公子

羽扇

纶巾

袖里甩出数小段流水

这一生,注定只是雨后的过客

而你——

又是雪的第几条命?



2009-4-3





《》



“扑棱”一声

一只小鸟,从我的体内飞出

我甚至叫不出它的名字

而此后

体内越来越深的空

让我意识到

那些安安静静的日子里

它的存在

或者说,不可或缺



2009-4-7



《》



把幸福放低一点,再放低一点

低到四目相对

淡如止水;低到生儿育女,只话桑麻

低到一只蓝花花粗瓷碗

盛了月光

盛阳光;照了祖辈

照父辈

而我们——

只是祖辈父辈的一个翻版

面朝黄土

背朝天。除了生活

别无选择



2009-4-13



《重读圣经》



不为什么

只为填补内心的空洞

这些不规则的多边形,有棱

多角,准确地说

叫伤口



2009-4-13



《疏离》



是骨头疏离了骨节

是骨节疏离了肌肉

是我疏离了你

或者,正好相反

是我们——

被一把时间的尖刀,越剔越瘦

越剔越薄——

这是骨与肉的分离

这是疼与痛的分离

无须转身

无须刻意,就站在原地

一动不动

让空气

站成一道坚硬的墙

用不了多久

用不了多久

你我——

就会疏离成两个简单的名字

直至

什么也不是



2009-4-19



《谈诗性,兼答诗人顾金良》



在我的王国里

雪是蓝的,杏花是白的

苹果花是墨绿色的



雪,可以不化

杏花,可以不落

苹果花,可以只开到一半



星星,是梦醒后

一大颗

一大颗的泪滴



月亮,是爱人手中的一枚银币

买断了自己

毕生的泪水



而太阳,充其量

是比自己大,比宇宙小的

一粒尘埃



而自己,悬在神的睫毛上

将落未落

只是神的一颗眼泪



2009-4-22





《暮春》



她坐下来

暮气,从镜子的中心

升上来。并迅速,向周围弥漫开去

小小的慌乱之后

她把内心

那朵谢了的桃花

开了又开

然后

将镜子

轻轻反扣在春天的额头上

转身离去



2009-4-23



《佛教徒》



我对她的认识

缘于一滴水。那时,太阳刚刚升起

我从一滴水里

认出赤橙黄绿青蓝紫

认出菩萨的笑容

后来,我的身体

长出一小片儿绿洲

在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方向上

向佛祈祷——

今生今世

如果有缘,请让我收留戈壁的尸骨

如果枯竭

请让我

以一株红柳的方式

覆盖尘世的荒凉 



2009-4-28



《清晨》



上帝用一束光

打开夜的鸟笼。五点左右

一只,一只小鸟飞出来

嘴边挂着露水

它们唱呀,跳呀

全然不知

窗帘后睡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身体里,醒着一只小鸟

它双目圆睁

一声不吭——

它是哑的

而春光

随着“布谷”、“布谷”的叫声

从一滴露珠里

滑落——



2009-4-29



《捏泥人》



我想捏泥人

捏好多好多的泥人

然后,让他们做汶川人民的孩子

北川人民的孩子

绵竹人民的孩子

什邡人民的孩子

都江堰人民的孩子

让他们,做一切失去孩子的父母的孩子……

而且,我还要——

让他们乖

让他们听话

让他们,从小到大

必须学会一种本事:爱

一落地儿,就会一个动作:用柔嫩的小手,给父母擦掉眼角的泪水……



2009-5-4



《今日立夏》



似乎,并不妨碍

一只七星瓢虫,用整整一个上午

爬回我的童年

那时,我还不知道

这个名字

只知道

捉了它,捧在手里

喊着,花媳妇

花媳妇



2009-5-5



《十三年》



十三年,母亲

如果在您的坟头

种一棵树

现在,也已参天蔽日

至于树的用途

譬如:盖房子,做家具,打棺材

甚至造纸,当劈柴烧

没有什么

不可以。但是

但是,十三年来

母亲,我轻飘飘地游荡在这个尘世间

似乎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说

只记得

临终前,您拉着我的手

说的那句话:“我……真的没活够!”

为此,我一直在努力

努力,摆脱一个声音:“母亲,我真的活得失去了耐心。”



2009-5-10



《一种设想》



不妨打这样一个比方:

爱情的力量,不是加法,不是减法

更不是除法

它是“你与我”的N次方

当一方消失

另一方,依然可以

以N次方的形式存在

直至——

彻底消失



2009-5-16



《一把修脚刀的自述》

——献给巴东烈女邓玉娇



我是一把修脚刀

一把极其平常的修脚刀

握在修脚女工邓玉娇手里

本来只有一个用途:修脚,挣钱

养家糊口。但是

我本性嗜血

见不得恶

见到邓贵大、黄德智之流

拿着人的尊严

往地上摔

隐忍了

太久的刀尖,突然变红

对不起了

此时此刻,我是凶器

准确地说

叫武器



2009-5-18



《美的行刑队》



“用旗袍杀人”

“把刀子藏在乳房里”

昨天中午,在德百

在德百旗袍专柜

望着模特纤细的腰身

一个声音,恨恨的

仍残留着大量的棉布

小碎花味道儿。如果细听

还有少许缎质风情……

但是,这个夏天是如此漫长

此刻,刚刚开始

而这里的温度是多么适宜

多么适宜,一个晚清女子

向民国走来;一个小家碧玉,向大家闺秀走去

一点都不象——

即将奔赴刑场的样子……



2009-5-23





《走猫步的小姑娘》



七、八岁

小米粒似的,一朵小花儿

就会在初夏的晚风中,走猫步,扭屁股……

马路上

当她扭着小屁股

一扭,一扭

一扭,一扭地,走过我的身边

我好想

对她说:来,孩子

让咱们去田野里逮蚂蚱,扑蜻蜓……



2009-5-24



《青花瓷》



其实,我说的

只是一只蓝花花粗瓷碗

多年来,被生活碰出大大小小的豁口

依然盛得下日子的风风雨雨

和虚空。当然

最让人称道的

还是它的明白——

明白:在这个世上,口朝上是碗

口朝下,是坟



2009-5-31



《》



哦,对不起!

请允许——

允许,一块石头,向时间下跪!

一汪大海,向时间投降!



你我——

本是命运,一刀劈出来的

两个废人:



你怀抱着

你的残缺;我怀抱着

我的残缺——



我们怀抱着

共同的残缺,此生此世

注定——

被时间

背叛



来生来世

注定——



各奔西东 



2009-6-2



《给寒馨》



微寒

略冷,一种淡淡的香

从你的唇齿间渗出来……

哦,寒馨

我注定被你温暖

为你覆盖——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慢到你的低血压渐渐升高

慢到你的善良与敏感,在我的身体上长出触角来

而一只慢水母

柔软

透明,从春天到夏天

始终没有游出两个小女人制造的浅蓝色旋涡……



2009-6-4



《》



不!铅笔和橡皮不是一家人

它们一个热衷于涂抹,一个热衷于擦除

好的时候

是诤友;不好的时候

是敌人

过渡地带

是互不搭理的陌生人

它们相克相生

在这个世上,注定

缺一不可



2009-6-10



《清晨》



太阳升起的

那一刻,我能感受到的

只有光……

我知道,那是神的手指

在触摸……打开窗帘

透过窗玻璃,那些光

从树叶上滚落下来

就是鸟鸣,露珠,和婴儿的眼睛……



2009-6-11





《露珠》



含在清晨的眼睑里

将落未落

这液体的水晶

仿佛受了神启

穿透黎明前的黑,随着升起的太阳

悄悄滴落在黄河流域

母性的大地上



2009-6-11





《那些花儿》



我说过,那些花儿

是我的。它们面泛潮红,眼睛里象蒙了一层薄薄的雾

就开在楼下的合欢树上

和我只有一窗之隔

整个高考期间

我将疲惫、卷曲的眼神儿

从炙热的考场,不时移到它们身上

移到这小片儿怡人的柔媚中……

也许,它们压根儿

就不知道

不知道,自己带给这个世界的是什么

更不知道

此时此刻,带给我的是愉悦和快乐

但这——

似乎,一点儿

也影响不了我愉悦的心情

并因为某种隐秘,增添了一丝甜蜜……



2009-6-9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